写食主义

当前位置:首页 > 烹饪美食 > 饮食文化 > 写食主义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3-11-1
ISBN:9787541119156
作者:沈宏非
页数:238页

章节摘录

插图:据报道,广州市饮食集团公司属下的十一家老字号酒楼当中,有三家严重亏损,两家已经停业,两家保本或微利,剩下四家效益相对较好的,营业额和利润额,近三年来也在快速下滑。当地主管部门把老字号倒掉的原因归纳为“在长期计划经济体制下积累的弊端”:一,缺乏自主权,未能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二,企业缺乏生机和活力;三,经营机制不灵活,竞争意识不强,跟不上消费潮流的变化;四,负担重,支出大,企业积累、发展能力弱。其出路,乃在于产权制度的创新,并、联、售、合资、股份制,可给老字号减压、解困。以制度创新助国企扭亏为赢,不乏成功先例。只是这卖吃卖喝的老字号国企,与那炼钢铁的、造拖拉机的、制药丸的相比,毕竟有其特殊性,国有企业的通病,能否用上述“通药”来医,我还是有些怀疑的。说老字号“竞争意识不强,跟不上消费潮流的变化”,其实是冤枉了他们。事实上,老字号也“一直在努力”。我们看到,近十五年来,广州的老字号们,一直都与“新字号”在装潢上比豪华以及在旗袍的开叉处比高。北京老字号全聚德炮制的“新派鸭菜”,更拿来了粤菜“雀巢海鲜”的做法,只是带子、虾仁被换成了鸭肉和鸭杂。和平门的那一家,到晚上还“潮流”地经营卡拉OK,霓虹灯招牌上,众鸭持麦克风引吭高歌。广州的老字号不能与人家比,尽管北京的烤鸭已经贱卖到三十六元一只,不会比半打汉堡包更贵,但是全聚德依然巨火,开饭的钟点,门口必为旅游车挤满,不坐那种车的就要向隅。其实,全聚德已经与长城、景山并列,即使不雀巢不卡拉,相信也一样照火不误。而在正常的情况下,一家禀承传统,珍惜声誉的老字号的倒掉,也算是正常。设若一个十岁的西关小姐,一九三九年于百年老店陶陶居(Since1880/濒临倒闭)迷上了薛觉先的同时,也迷上了“陶陶居上月”,如今却已是古稀之年;即使是一个在一九六○年夏季自北方某饥荒地区随父偶然南下广州、又偶然在复业不到半年的长堤大三元(严重亏损)初尝了半个猪油包的五岁男童,今天也年近半百——我们常常抱怨现在吃到的东西不比小时候的好吃,这其实是记忆的骗局。一代羊城食圣江太史的后人,在美国教授烹饪的江献珠女士尝言:“人体的味蕾约有九千个。

编辑推荐

《写食主义》:味觉、文字、性灵,写给美食的情书杰出专栏作家代表作品

书籍目录

赶赴美味的约会
蛋变
臭美
菜谱的读图时代
最不好吃的电视剧
论老字号的倒掉
汤汤水水
厨房长谈
点人
吃吃地等
就这样被你蒸熟
鱼翅社会学
鸡蛋炒鸡
大块吃肉
桑拿虾
海外游蟹
吃鱼的民族更兴旺
亲爱的大闸蟹
浓油赤酱
飞一般吃吃喝喝
堡之野训
吃进肚子里的江湖
握手言欢
绵羊大尾巴的幸福生活
玩鸭
铁板烧的音量
鲑鱼色的天空
爱狗吃狗
甜点
个别的肉
过年的幸福感受
神乎其技
美食家的生涯
食蛇者说
你是我心中永远的辣
广州驴年
绝对乱吃
待我一本本吃将来
鸡蛋与少年
浓情白米饭
皮薄馅大
馒头与包子的战争
广州在吃
今晚有人请吃药
吃饭时不肯吃饭
弹牙
把你吃了
样板鸡汤
甜蜜蜜
爱在餐桌的日子
牛奶X档案
饮茶状态
把夜吃掉
方便,但是煞有介事
早餐之梦
可抵十年尘梦
跋:写给食物的情书

前言

我叫沈宏菲,男,媒体工作者。沈宏非是沈宏菲的笔名。“宏”字是湘西沈家的辈分,“菲”是我爷爷的创意。这个词语带双关:第一,志记六十年代初期的食物贫瘠;第二,憧憬着食品供应定有繁荣的一天。有一点“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意思。当然,上海是一个很少挨过真饿的城市。即使是六十年代初期,对我来说饭总是吃得饱的,也不缺基本的营养,惟饥馑的空气,最适宜在人的生理机制里培育出垂涎欲滴的活跃因子,养成一种很容易进入馋的状态的习惯,进而逐步发展成性格的一部分。许多年以后,我留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凡生于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的好男好女,胃口总是比其他年份的人要好。三十多年之后,食品供应不仅富足,而且堪称鼎盛,甚至也发生了“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这一类当年我们打死都不肯相信的事件,甚至更发生了吃饱之后还能写一写吃后感这样的事件。在“新生活”写吃,系时任《南方周末》副刊编辑的蔡菁小姐之邀。子曰“有盛馔,必变色而作”,因此,盛情之下,遂尽力而为,援翰而写吃。我不是美食家,也不善烹饪,惟一的一点自信,就是我一向馋得紧要——饥饿年代馈赠的天赋异禀。一位诗人写道:“我是一个怕死的人,我是一个死了以后依然怕死的人。”我大概有资格这样说:“我是一个很馋的人,我是一个吃饱了以后依然很馋的人”。另外,我吃得繁杂,爱吃的东西太多,中西韩日东南亚,没有我不喜欢的。当然,我只爱也只能吃在任何文化中都算是正常的东西。与此同时,我无意且无力于关心读者的吃饭导向,只想用单词和句子对食物滋味和饮食行为进行煽情及解构。如果饮食是一幕幕人间大戏,那么“写食主义”的角色,充其量也就是布莱希特戏剧里的幕间说书人。吃喝实在是一件很没有原则的事。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都是极其私人的,情绪化的。所谓“食无定味,适口者珍”。“写食主义”基本上是个人感受,与读者诸君的私人体验之间如有不符,当系自然;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祈望大家海涵。曾有热心读者致函,对见诸于“写食主义”的我之种种吃喝行状,质疑于是否有公款吃喝之嫌。在此,我愿意以认真负责的态度作出说明:“写食主义”绝无一字一句来之于公款。更何况,把个人感受公诸同好,不仅与公款私吃无涉,简直就是私款公吃。若有半句假话,罚我被绑在椅子上,三天三夜里,面对这一桌桌未经简化的满汉全席,活活饿死。

内容概要

这是出生于饥饿年代的沈宏非,“写给美食的情书”。

作者简介

如书中篇名所言,阅读本书中的文章犹如“赶赴美味的约会”。作者以散文为容器,为读者提供了一桌美味可口的饭菜:或清蒸,或红烧,随心所欲,自然天成;或小酌,或狂饮,妙在醉与不醉间;或特立独行,或呼朋唤友,都是真性情的展现。作者用调侃而智慧的语言,信手拈来,把读者带到饮食文化的云里雾里:钩沉食海,展现食技,回味食趣,抨击食弊,“饮食”二字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内涵自字词间涸散、蒸腾。作者也正像一位求变的厨师,把散文做出了新花样,让读者尝到了蒸炒煎炸之外的另类味道。

媒体关注与评论

《写食主义》唤起我们对食物的感恩激活我们的脑力和记忆是一部用散文写就的关于美食的百科全书  ——《南方日报》

图书封面


 写食主义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5条)

  •     沈宏非在他的《甜蜜蜜》曾经有这样一段文字:“说吧,记忆,就像嗜甜软的张爱玲所说的那样,回忆若有气味,应是‘甜而稳妥,像记忆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忘却了的忧愁。’”沈宏非的确是个妙人。一本《写食主义》,曾经让我的整个火车之旅兴味盎然。平常人的吃吃喝喝,到了他的生花妙笔之下,幻化得无比新奇有趣,同时又那样的细腻贴切。这短短的一段关于甜的描述,最近却总萦绕在脑海里,触动着某些不安分的神经。作者开篇时就已经提到,当一些人意识到自己老了的时候,不是忘了赴约的时间,而是在某个冬季的夜晚,突然情不自禁的勾起对甜食的回忆。昨天晚上,正是这样的一个冬夜——放在桌子上那块榛仁巧克力,被我一口一口消灭殆尽。那稳妥而惆怅的甜,随着最后一口的融化,沁入心脾。或者,这是老之降至的先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抵制忧郁的良方。http://sophia-starrr-0.spaces.live.com/
  •     沈宏非的写食美文里,最值得回味的是这么一段:“德国咸猪手也好吃,在北京燕莎凯宾斯基饭店里的德国餐厅,可以吃到目前国内最正宗、最大型的咸猪手。德国猪手之巨,动刀之前若持之挥舞一番,餐厅四壁皆见巨大之阴影徐徐掠过,有伟人的感觉。”(《握手言欢》)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段是用猪手戏拟《挥手之间》中所描写的那个宏大历史场景中伟人的挥手,若干年以后,此等对经典的大胆颠覆也许会成为新的经典。怎么写吃?前人的朵颐和创作经历不无示范之处,沈宏非也并不贸然跳跃,而是着力采撷。所以他的美食考证中,处处可见关于“吃”的经典:从袁枚的《随园食单》到汪曾祺的谈吃经验,从兰姆的典雅文笔到松尾芭蕉的幽幽俳句。这样的文风让我们想起以抄书见长的周作人——也许五四以来的几种散文范式真的是难以逾越?然而细读下来,饥肠辘辘就会变做微汗涔涔,《写食主义》封面的“味觉、文字、性灵”这样的广告词,也成了障目一叶;照片上拿着雪茄的这个胖胖的中年人的脸上,居然挂着蒙娜丽莎的微笑。沈宏非经历了六十年代以来的饥饿时期,自忖是个馋人;这样的经历成为他兴致勃勃给《南方周末》写美食专栏的原初动力,可是这种理解还远远不够;贪吃的欲念几乎人人都有,为什么在沈的笔下,吃具有如此生动的姿态,如此强大的张力?如果单从个人角度来追寻,我们几乎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所幸,在传媒日益发达的今天,作者的写作方式、作品的传播途径也变成非常清楚的线索,帮助我们理解沈笔下的吃吃喝喝。可以看到,沈出任几种刊物的专栏作者,《写食主义》几乎全由《南方周末•新生活》中的文章组成。“新生活”专栏的作者通常是相类风格的表演:有趣、机敏、漂亮、细腻,密密地漂浮在时尚上空,却又若即若离。“风格”(style)本身成了标志,但是你很难看到统一和明确的“主题”,甚至在单篇文章里也是这样——比如有一次,连岳先生在繁重的办公楼生活里,偷了一部公家的电梯,自私地飞向木星——也许他现在还在飞着。由这样的背景来看,沈笔下的吃喝行为具备最彻底的游戏姿态:“而一次完整的进食烤鸭的过程,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表演性和游戏性。”(《玩鸭》)“……可惜当时的天空只有烟熏而不见鲑鱼般的粉红,要不,可真是鱼乐无穷啊。”(《鲑鱼色的天空》)“……但见一边是徐志摩康桥下荡漾的碧波,一边是但丁的地狱里奔腾的熔岩;一边是游吟的张楚,一边是撒野的崔健;一边是韩非的峻急,一边是庄周的随便。”(《你是我心中永远的辣》)专栏作者本来就要抓住眼球,“新生活”又有固定的读者群(小资?中青年知识分子?),所以沈以游戏姿态切入口腹之事,正是成功的策略;一种既轻松而又诱人吞嚼过程,在报纸两段构成令人期待的互动。谈及游戏,从张岱,到袁枚,到周作人,到汪曾祺,不都是秉着这样的精神写文论吃?然而沈所处时代毕竟不同,非线性的多元文化形态给他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视角,只要看看他所拟的标题,就可以知道他美食文字中的涉猎:《菜谱的读图时代》、《广州在吃》:(英特网术语借用)《绵羊大尾巴的幸福生活》:(小说——电影)《就这样被你蒸熟》、《甜蜜蜜》:(流行歌曲)当然,也有对“经典”的挪移:《食蛇者说》(柳宗元的文章),《论老字号的倒掉》(鲁迅文章),《可抵十年尘梦》(周作人语)。等等。于是,“吃”不仅仅是一个姿态,更是一种渗透在世相百态中的视角,沈宏非的文章中,从“吃”氤氲而去的诸种文化形态,简直不一而足——文学、历史、竞技、网络、音乐……这里,谈吃的人第一次走了题,走在张岱和袁枚的封闭的士大夫情趣之外,走在周作人、汪曾祺幽幽的怀旧之前;这样的走题,是沈宏非个人的一小“口”,但也许会成为散文历史上的一大“笔”。最后回到沈的语言,用一个跟“吃”有关的比喻,沈的语言是一种有助“消化”的语言,轻松,随便,但又非常讲究,不会给人带来任何郁结:“吃喝如仪,我们飞越了黄河,飞越了长江。将近三个小时的航程,刚好与一顿丰盛晚宴所需的时间相若。区别在于,地面上的酒足饭饱之后,无非就想活动活动,而在飞机上,你又能干什么呢?惟一的活动就是上厕所,不过回到座位之后,却发现自己仍然以厕所里的同样姿势,坐着,嗷嗷待哺。搞点什么活动好呢?亲爱的,让我们遭遇一些气流吧……”这段文字中,第一句简直给人庄严的感觉(这种句式让我们想起什么?另一种经典,比如“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然而后面就越来越不象话,把休息的姿势和如厕联系起来作比,笔端也荡漾到胡思乱想。于是,第一句的那种庄严感立刻就被打破了。这种颠覆和解构在沈文中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我们可以把它看作一种有意为之的策略。在一个越来越趋于多元异质的社会,怀疑比肯定更加有效,颠覆比盲信更让人有把握,作为“生于饥饿年代”的过来人,沈对这点看得非常清楚;所以,“写给美食的情书”并不是用最挚诚的语言造就的,其间更多体现了后现代文化的种种特征,沈将自己的情书公之于众,也许是想让大家跟大家商量,我们在“新生活”中怎样摆脱贫乏和饥饿。
  •     现世感使人越来越聪明,使文字越来越诡异。所以当文字遭遇人,便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无意义。文字成了成人世界最好的面具,满眼望去,只是彩色物质词汇的堆砌,并无澄澈心灵的映照。即便对于朝夕相处的食物,态度亦是如此。于是,只好遥想当年张爱玲冷文讥讽周作人那沉迷于绍兴小点心的小市民气,可如今看来,即便是那样的战争,也比现在无意义的美食导购好得多。至少,那时的食物是被赋予意义的,是人类心灵向往的某个意义,而不是现世的货币等价交换品。几千元买一场国宴,几十元买一杯哭咖啡,真心喜欢吗?或许不是,面子喜欢罢了。还好,看到沈宏非的书,那不是影象年代的典型书籍,没有图片,只有沉甸甸的文字。但是,即便没有影象,他的文字亦可呈现一场热闹闹的早茶盛宴。好似告诉我们:人生嘛,需要那么点会心一笑解闲愁的兴趣。不然,追究意义的人生终究是那么无趣,好象只剩下一个饱嗝,一个屁。然后,在每篇文章的结尾,都看到他“笑看人生”的点解。最后,会心一笑,牵动许久未动的脸部肌肉,感觉真好!

精彩短评 (总计61条)

  •     感谢卓越亚马逊,嘿嘿
  •     漂亮的食品
  •     我读的版本是本社2000版,是2001年暑假在西大上英语夏令营时,在三联书店买的书。那个版本的封面比这本版本的好看多了。这是我读到的第一本写食书,当时真是觉得耳目一新。作者的写作也很有新意、有特点,特别擅长比喻、拟人、通感,读起来很愉悦。
  •     嗯看起来挺好吃的 但是又和一般的散文不一样
  •     第一次知道沈宏非是在央视10台的人物专访。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胖胖的家伙还蛮有趣的。于是,决定买本他的书来看看。呵呵!一看就把我逗乐了,很有意思的文字。喜欢这种感觉。
    对于书的质量,我有点意见。不知什么原因,书刚拿到手就感觉脏脏的,而且书脊很容易就毛边了。这让我觉得非常不爽。
  •     就不说那篇因为用手执点菜机就坏了人家美食家的兴致了,单挑鸡汤那篇来论吃货的基本素养。喝不到黄澄澄的鸡汤只能怪自己。分明是不识货被人骗了还推到了鸡或是记忆身上——这种不靠谱的美食家的文章,少读两篇绝对错不了。再读第三本某就是深井冰。
  •     对书没意见,对卓越的订货方式很有意见。这本书明明很好卖,能不能多进几本呢?每次被骗进来就没有了,郁闷
  •     不止写食
  •     文笔非常差劲,沈宏非属于被严重过誉的一列。文字俗烂,还不如张公子。
  •     抖机灵,玩游戏,专栏文。
  •     以为是和唐鲁孙汪曾祺一挂,没想到是和梁文道一伙。
  •     感觉早年间饮食界要出名也是容易
  •     很久没看到过有内容又有趣的美食文了,非爷虽是上海人写广州的篇幅也不少啊!只有一句不同意他非说江浙的物产比南方丰富
  •     为什么过去因吃糖而快乐,现在却因不快乐而吃糖
  •     虽然沈爷也是美食大家可惜他的书实在是爱不起来,文艺范儿太多,咬文嚼字,反而读起来不如蔡澜的书顺畅痛快
  •     吃货和美学的完美融合。
  •     对饮茶状态,已经情侣吃饭约会小动作无比痴迷,写生活胜过写美食!
  •     感觉读他的书,第一本时清新可口,第二本时仍可圈点,到第三本,已是味如嚼蜡。
  •     略扯
  •     南臭和北臭那一段难以忘怀。
  •     酣畅淋漓
  •     毕竟书太老,显得太旧。另,这10年沈宏非的写作功力还是长进很多……
  •     2012.12.25始 12.29止
  •     回忆若有气味,应是“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忘却了的忧愁。”
  •     随便看看。
  •     与“食物”关系不大,冷幽默倒是看的咧嘴笑
  •     到手的书封面不一样,品相一般,仔细看下2000年一版一印的,罢了。
  •     最后来个TMD做题,总觉把原本的情书当愤青疾书了~拖拖拉拉,终于一鼓作气看完,偶有收获吧~
  •     据说 女人开始做饭的原因细分有几个关键点: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父母将老 总之都不是为了自己 而男人做饭 只有一个原因:吃货一枚!
  •     有些掉书袋,不过作者的细腻和冷幽默很动人。
  •     从标题开始就在玩文字游戏!要不是短我早就不看了
  •     同样是写吃,跟汪老先生比起来确实从见识到文采都差得远。
  •     多年以前在南方周末读到连载,文字鲜活,印象深刻,到手后就想翻找记忆中的新加坡大螃蟹却没有找到,还得再读.
    书封面太脏,用橡皮擦了好久,希望当当要注意,改善保管条件.
  •     要做有文化有底蕴的高大上的吃货,生活乐趣由此而生
  •     写包子那一篇真的惊艳呀
  •     果然矫情,唐鲁孙甩他几条街。
  •     在我读罢此书的14年后,吃货这词泛滥市井。究其原因,不过是理想主义湮灭、消费主义大行其道。人人似乎都自诩吃货,仿佛凭借这词的魔力一下可爱许多。可又几人知道,早在14年前,一个叫沈宏非的胖子能把吃描绘得如此精致、优雅、文艺。
  •     真幽默
  •     挺有意思,对于吃,自有一番精妙看法
  •     非常喜欢他的文字。功底老练厚实,犹如冷面笑匠。
  •     在陪床的医院,一气读完。很久没有能让人会心一笑的文笔了。第一篇即提到上海的沧浪亭面馆。
  •     真的是专栏文,属于写的不错的专栏文
  •     我对这本书每意见,但对卓越的行为感到恶心,明明书没有到货,却发邮件说到货了,故意引别人来网站上看,真不知道发邮件的人怎么想的
  •     蛮有趣的 真的是小时候看过的书了 不过当时先看了梁实秋 才看了沈宏非 就觉得字里行间有点梁写美食的意思 不过两位都是爱生活爱美食的男子 都很赞
  •     原来老说这本书好,看了很失望,远远不如他写的上海老记忆的那本。
  •     沈宏非写美食还是颇有趣味,旁征博引,东拉西扯,没有他这本书,此夜怎能将息
  •     “食无定味,适口者珍”。沈先生妙笔生花,妙趣横生,把“食”写得天花乱坠。时常翻翻,有意思的很。
  •     不知道几世修来的内容和才情。。实在的内容 不俗的文笔,恐怕是吃出来的才华。
  •     沈爷的经典之作之一!一读再读!幽默风趣!
  •     质性分析 一星 可用于美食节目的解说词 一星 沈宏非开了淘宝店 一星
  •     每晚睡觉前用手机阅读了许久终于读完,沈爷写美食水准超赞,唯一不爽的是看到兴起不能起床穿衣马上去吃,梦中又很少梦见自己大快朵颐,遗憾啊
  •     沈宏非好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戏仿得自然,比如“黄了回忆,白了鸡汤”;另一个是是人都有的小算计,比如搭台时候点菜的心理活动。
  •     当年南方周末上看到沈宏非,惊为天人。他完全是我想象中的专栏作家,博古通今信手拈来,灵气洋溢纵横四海。后来我也勉强算写起了专栏,可再看他,大大泄气。这通感的八面玲珑,这见识的渊渊杂驳,根本比不上。
  •       沈宏非在他的《甜蜜蜜》曾经有这样一段文字:“说吧,记忆,就像嗜甜软的张爱玲所说的那样,回忆若有气味,应是‘甜而稳妥,像记忆分明的快乐,甜而惆怅,像忘却了的忧愁。’”
      沈宏非的确是个妙人。一本《写食主义》,曾经让我的整个火车之旅兴味盎然。平常人的吃吃喝喝,到了他的生花妙笔之下,幻化得无比新奇有趣,同时又那样的细腻贴切。
      这短短的一段关于甜的描述,最近却总萦绕在脑海里,触动着某些不安分的神经。作者开篇时就已经提到,当一些人意识到自己老了的时候,不是忘了赴约的时间,而是在某个冬季的夜晚,突然情不自禁的勾起对甜食的回忆。昨天晚上,正是这样的一个冬夜——放在桌子上那块榛仁巧克力,被我一口一口消灭殆尽。那稳妥而惆怅的甜,随着最后一口的融化,沁入心脾。或者,这是老之降至的先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抵制忧郁的良方。
      http://sophia-starrr-0.spaces.live.com/
  •     13.01.02 沈宏非的美食文如同他写的两性文一般,总是活色生香,叫人看着眼红心跳。只是美食给予人们的诱惑力更大,谁叫民以食为天。美食在馋宗的笔下总是充满了生命力,读来鲜活灵动,很有欲罢不能的冲动。害我看完总会不自禁的馋虫作祟,好的美食文这就是衡量标准了吧。
  •     十几年前的惊艳之书,现在看来很一般了。
  •     “当上山已成往事,落草已付笑谈,好在还有大块吃肉的禁忌,令人可偶尝破戒之快,一逞轻狂。"
  •     还不错吧。
  •     吃分三六九等,写吃也一样。这本就是中下等,文笔通顺,但是味如嚼蜡。写吃写的泛泛,没有固定的菜色,议论多,荡开一笔又俗套地讲人性国民性,然后就收不回来了。写起来没有一点清新的感觉,跟油大的炒饭似的腻歪歪招人烦。PS:我本想说油大的包子,但我觉得油大的包子还挺好的一一
  •     早就想买这本书了,但是一直缺货,好不容易买到了,从美食写人生,很好
  •     随遇而食,不时不食。我想吃螃蟹。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