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观念史稿(卷一)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7年11月
ISBN:9787561755662
作者:沃格林
页数:356页

章节摘录

  《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  五  无论《全集》的编辑还是许多学习沃格林思想的学生,他们都有一个问题,在沃格林晚年,他也反复谈到这个问题。考虑到我们所了解的“观念史”的起源,沃格林有关“放弃‘观念史’”的话看起来并没有说清楚引起这个计划发生变化的复杂过程,对于没有机会研究20世纪30年代著作或者“观念史”原稿的读者来说,这些话反而使问题更不清楚了。于是,像《自传回忆》(写于1973年)中那些明确的话语可能使读者走上错误的轨道。当沃格林说:“我必须放弃‘观念’,作为一部历史的对象,同时确立现实的体验——个人的、社会的、历史的、宇宙世界的——作为要通过历史进行探索的现实”,他[17]看起来要说,“观念”,无论是否是政治性的,都要被废弃,因为它们对于研究现实来说是无效的理论方法——也就是说,在人为地对现实所进行割裂中,它们只不过是这种割裂方式最后的一点残迹而已,而这种割裂的方式从笛卡儿到各种新康德主义的方法一直统治着西方的“科学”。  但是如果“观念”不是理论探索的对象,我们就必须问自己,为什么直到最后“政治观念史”的作者仍然向他的出版商坚持说,他一定会提交这样一部历史,同时为什么在贯穿40年代的他的通信中,看不出有意识地、故意要抛弃这个最初的计划的痕迹,而我们看到的材料却是有关要增加内容和深化1939年已写部分的。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通过沃格林的工作,“政治观念”安然地经历了那些引出《次序与历史》的改变,但是它们在地位上却被衰弱了,它们必须从核心位置被移至理论研究的边缘?这些特点都可以用来解释这个发展过程,但是为了理解这些特点,学习沃格林思想的学生必须严肃地问这样一个问题:当沃格林一开始同意撰写一部观念的历史时,这个“政治观念”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令人并不意外的是,多数旨在回答这个问题的系统性尝试都可以在“观念史”初稿的序言中找到。这篇文献早在1940年3月就存在了,这一点我们从明茨的一封信中就可以知道在这封信中,明茨就沃格林对政治观念和政治理论理解中的几个问题进行了讨论。这篇序言之所以十分重要,不只是因为它呈现了沃格林对他“观念史”的主题和方法的最早的理论性陈述。更重要的是,它是对自30年代早期沃格林工作中产生的问题及其阐述的延续,这非常吸引读者,这种延续性也值得我们关注。  ……

编辑推荐

  《希腊化、罗马和早期基督教》为《政治观念史稿》之"希腊化罗马和早期基督教"。西方传统,经典与解释。《政治观念史稿》的问题意识是:西方的现代性已经走到如此可怕的穷途,但现代性究竟怎么回事情、又是怎么来的?出生于自由主义思想之家的沃格林的这部“史稿”全面冲击西方学界近两百年来的启蒙传统观念。

书籍目录

导言:精神的瓦解
一、非政治主义的问题
二、政治的和非政治的革命
三、表面的非政治主义
四、哲学家的外国人身份
五、新型的学校
六、犬儒派
七、第欧根尼和柏拉图
八、阿里斯提波斯:心理学的政治作用
九、伊壁鸠鲁的学园
第一部分 从亚历山大到阿克济乌姆
第一章 亚历山大
一、马其顿
二、俄吕庇阿斯:神之子
三、征服
四、帝国统治权的元素
五、Homonia:帝国的人民
第二章 早期斯多葛派
一、平等:在母系教派中的起源
二、平等:具有神圣实质的平等火花
三、世界城邦
四、道德人格的演化
五、义务的概念
六、皇帝的孤独
第三章 希腊化时期的君主制
一、希腊化:“黑暗时代”的问题
二、神圣王权
三、活生生的法律: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四、狄俄托革涅斯
五、厄克方图斯
六、作为救世主的国王
第四章 以色列
一、以色列的历史地位
二、约的概念
三、主要的和次级的民主
四、约,民族个性的来源
五、王权和先知的兴起
六、律法
七、行为的理性——清教主义
八、末世论观点的演化
九、《第二以赛亚书》:主那受苦的仆人
十、受苦仆人和耶稣
第五章 帝国的命运——但以理和波吕比乌斯
一、帝国的范畴
二、《但以理书》——帝国的序列
三、运气的体验
四、帝国的宿命和权威
五、世界史的观念
六、周期
七、三权政体:罗马成功的真正原因
第六章 西塞罗
一、野蛮和文艺复兴
二、成功
三、帕奈提乌斯的遗产
四、罗马,世界城邦
五、政府神话
六、法律的神话
七、西塞罗的结局
第七章 黄金时代
一、恺撒
二、安卡拉铭文
三、第四牧歌: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
四、《埃涅阿斯纪》:特洛伊的胜利
五、与高卢和法兰克有关的特洛伊神话
第二部分 基督教和罗马
第一章 基督教的兴起
一、问题:纪元意识
二、耶稣
三、想象中基督教社群的构成
四、保罗的圈子
第二章 基督教和不同的民族
一、保罗的困难
二、民族的核心
三、使徒约翰的基督教
四、祆教民族
第三章 皇帝
一、问题:帝国的东方化
二、罗马的遗产
三、东方的影响
第四章 法律
一、希腊的遗产
二、罗马的法律理论
三、基督教的法律理论
第五章 奥古斯丁
一、奥古斯丁其人
二、历史环境
三、符号的历史
四、上帝之城
五、有关共和国的理论
六、世俗的历史:奥罗修
英文版索引
译后记(谢华育)
附录:《政治观念史稿》卷二至卷八目录[英文版附录二]

内容概要

出生在德国古城科隆的沃格林(1901-1984),上小学时随家迁居奥地利,长大后就读维也纳大学。虽然攻读的是政治学博士,沃格林喜欢的却是法学,真正师从的老师是自由主义法学大师凯尔森教授,心目中的偶像则是自由主义思想泰斗韦伯。不过,尽管沃格林后来荣幸地成了凯尔森的助教,却不像一般的自由主义学人那么不开窍。
念博士时,沃格林就显得才华横溢,比施特劳斯早十年拿到洛克斐勒奖学金,到美国走了一圈,回国后即着手教授资格论文……纳粹掌控的奥地利,阻断了身为犹太人的沃格林在德语学界的学术前程。1938年,沃格林流亡美国,次年便与一家出版公司签约,为大学生撰写一部相当于《西方政治思想史》的简明教科书——于是,沃格林便着手撰写《政治观念史》……出版社和沃格林本人都没想到;本来约好写两百来页的“简史”,沃格林却下笔千页,还觉得没把西方政治思想史的要事说清楚……
由于外在和内在原因,《政治观念史》终于没有正式完成,变成了一堆“史稿”,如今英文版编者对将这些“史稿”整理编辑出版仍然感到不安:沃格林生前毕竟悬置了这部“史稿”。
悬置“史稿”的外在原因并非仅仅是“卷轶过大”,远远超出“两百页”的预定规划,还因为沃格林的写法不合“学术规范”——不合什么规范?当时(现在同样如此)的“学术规范”是:凡学问要讲究学科划分——哲学史、文学史、宗教史、史学史、政治思想史、经济思想史得分门别类地写,沃格林的“史稿”却打破这种现代式的学术规范,哲学、文学、史学、宗教、政治、经济一锅煮……让如今的大学教授如何找到自己的专业?仅就这一点来说,整理编辑出版这部“史稿”,对西方学界已经意义重大,对我们来说同样如此。
翻检一下近百年来我国学界翻译出版的西方“史书”便不难发现,形形色色的哲学史书翻译得最多,相比之下,西方文学史方面的书就翻译得少得多,史学史、宗教史更等而下之。如此哲学偏好使得我们的大学不断培养出哲学迷狂——然而,仅仅从形而上学史来看待西方思想史,而将文学、史学、宗教要著被排除在外,我们得到的不过是一个畸形的西方思想史形象。
沃格林觉得,即便要写大学生教科书,也应该带着自己的问题意识来写。《政治观念史》的问题意识是:西方的现代性已经走到如此可怕的穷途,但现代性究竟怎么回事情、又是怎么来的?……悬置“史稿”的内在原因在于,沃格林以思想史的方式来展开自己对现代性的探问时思想发生转变,下决心推倒已经成形的“观念史”从头来过:起初,沃格林力图搞清楚西方各历史阶段的主导性观念与生活实在之间的关系,在写作过程中他发现,“象征”而非“观念”与生活实在的关系才更为根本。
沃格林重起炉灶,把“史稿”中的材料大量用于后来成为其标志性著作的多卷本《秩序与历史》以及其他重要文集——如今我们看到的《政治观念史稿》从“希腊化时期”开始,不免感到奇怪,其实,此前的材料都变成了《秩序与历史》的前三卷。由此看来,要追溯沃格林究竟如何探究现代性危机的来龙去脉,这部残存的“史稿”仍然具有相当的文献价值。
重新认识西方大传统是我国学界和大学教育的世纪性根本课题之一,且迫在眉睫……提出“重新认识西方大传统”,让国朝学界好些少壮学人无名火起:凭什么你才知道真正的西方传统,我们知道的就不是!……的确,要让自己把从前学的那套思想观念谱系置换掉,谁也不舒服。然而,出生于自由主义思想之家的沃格林的“史稿”不同样(且首先)在冲击西方学界近两百年来的启蒙传统观念?——施特劳斯说得好:思想者的真诚首先在于,随时准备推翻自己的定见从头开始!
除非中国学人已经打算在西方现代性思想中安家并与某个现代或后现代“大师”联姻生育后代,否则,我们就得随时准备从头开始认识西方传统——就此而言,沃格林的这部“史稿”将是我们可能会有的无数次从头开始的诸多契机之一,毕竟,这部被悬置的近两千页“史稿”本身,就是沃格林亲身从头开始的见证。
十年前,当我读到沃格林的《政治观念史稿》第一卷时,便起心要组译这部八卷本的大部头“史稿”——当时在香港供职,因部头太大,选题被否。如今,在六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大学政治学研究中心的鼎立支持下,八卷本“史稿”的翻译终于落实,谨此向诸位译者致以诚挚的敬意和谢意。
一些常见的西方思想史上的术语的译法,尽管已经通行,其实并不恰切,乘我们重新认识西方传统之际,该作订正的最好赶紧订正,因此:“斯多葛”改作“廊下派”、“末世论”改作“终末论“、“诺斯替”改作“灵知派”……等等,特此说明。

作者简介

《政治观念史稿》的问题意识是:西方的现代性已经走到如此可怕的穷途,但现代性究竟怎么回事情、又是怎么来的?出生于自由主义思想之家的沃格林的这部“史稿”全面冲击西方学界近两百年来的启蒙传统观念。
重新认识西方大传统是我国学界和大学教育的世纪性根本课题之一,且迫在眉睫……除非中国学人已经打算在西方现代性思想中安家并与某个现代或后现代“大师”联姻生育后代,我们就得随时准备从头开始认识西方传统——就此而言,沃格林的“史稿”将是我们可能会有的无数次从头开始的诸多契机之一。

图书封面


 政治观念史稿(卷一)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1985年1月19日,伟大的政治理论家艾立克•沃格林与世长辞了。其著名著作《新政治科学》奠定了他在西方政治科学的地位,这部著作被认为是首次勾勒了后来撰写的巨著《次序和历史》的总纲和引论。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在撰写《新政治科学》之前,沃格林从1939年开始就开始构思一部巨大的政治观念史的写作,这就是如今展现在我们眼前八卷本的《政治观念史稿》。这部《政治观念史》的写作缘起于沃格林流亡美国时为大学生撰写一部相当于《西方政治思想史》的简明教科书,“他的这部《政治观念史》的问题意识是:西方的现代性已经走到如此可怕的穷途,但现代性究竟怎么回事情、又是怎么来的?……悬置‘史稿’的内在原因在于,沃格林以思想史的方式来展开自己对现代性的探问时思想发生转变,下决心推倒已经成行的‘观念史’从头来过:起初,沃格林力图搞清楚西方各历史阶段的主导性观念与生活实在之间的关系,在写作过程中他发现,‘象征’而非‘观念’与生活实在的关系才更为根本。”(见本书中文版出版说明第2页)对于沃格林为什么要放弃观念史的研究而转向政治科学的研究,他在《自传回忆》中写道:“我必须放弃‘观念’,作为一部历史的对象,同时确立现实的体验——个人的、社会的、历史的、宇宙世界的——作为要通过历史进行探索的现实”,“他看起来要说,‘观念’,无论是否是政治性的,都要被废弃,因为它们对于研究现实来说是无效的理论方法——也就是说,在人为地对现实所进行割裂中,它们只不过是这种割裂方式最后的一点残迹而已,而这种割裂的方式从笛卡尔到各种新康德主义的方法一直统治着西方的‘科学’。(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20页)然而,正是有了这部观念史稿的写作,才使他的《新政治科学》尤其是五卷本的《次序与历史》一本的撰写成为可能。如果没有这部观念史稿的构思写作,是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伟大作品的。在这部《政治观念史稿》中,“政治的小世界”这个概念贯穿这部史稿的始终,成为这部观念史的思想基础。为什么会出现“政治的小世界”呢?沃格林这样解释道:由于宇宙世界的社会中的合作关系还没有变成一种社会关系。也就是说,赋予生命意义的整个负担全压在了人身上。为了使自己的生活有意义,为了防范从内和从外而来的瓦解力量,并从而找到庇护所来躲避这些破坏力量,人创造了政府并从而进入了一个想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创造政治次序以类比他周遭的一切,即宇宙世界。这样就产生了“小而有秩序的世界”,那个“小世界”。( 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22页)对于沃格林而言,“小世界”反映了政治观念和政治理论二者之间的关系。他认为“政治观念只是在有限的程度上描述了某些现实;他的主要作用不是便于人们认识,而是生成性的”。“创立政治的小世界,并且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多种关系进行符号化,这是一种激发行为,他称之为魔幻的过程”。然而,“沃格林对政治观念的‘现实—特征’的强调决没有彻底解决‘观念史’的那些理论问题。相反,通过宣称政治观念作为现实的构成部分在现实中有着它们自己的地位,沃格林提出了一整套有关政治思想家作用,以及在叙述和分析由观念构成的现实理论所起作用的问题。”( 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25—26页)在作为一个政治科学家的沃格林眼中,对于政治观念和政治理论二者之间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他说道:“除非在某些杰出个人的努力下,政治理论很难有机会得到充分的发展;要想通过学者之间的合作,或者按照学校传统,或者由连续几代学者共同努力来逐步澄清问题,以这些方式来推动理论的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很难想象,对于任何政治社会来说,如果一项知识性的事业会质疑它那宇宙世界对应物的价值观,这个社会居然会支持,哪怕是容忍这项事业的存在——至少在历史上没有这样的社会存在过。”(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26—27页)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沃格林继续了他的理论工作,并且进一步研究与这些小世界有关的历史模式。在他的序言里写道,“作者对政治观念和政治小世界的怀疑就已经必须在一种哲学文化的语境中才能得以理解,而这种哲学文化则把政治的领域作为人类生存这些更大现实的一个部分包容在内。” “必须在一个有关人类本性的更大的解释背景中,政治学的问题才能得以思考。”(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28页)对于作者本人来说,放弃“观念史”的撰写,一方面的原因是我们在上面提到的这个概念中所出现的理论错误,而将精力转向《次序与历史》一书的写作。而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一种逐步形成的信念,即哲学家和精神现实主义者(沃格林总是将自己归入这类人)的冷静思考的态度不可能远离人类共同的聚落,并以一种与符合常识的看法完全不同的视角来获得有关真实的客观知识”。( 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52页)在这里,沃格林提出了“体验”的观点,由此形成了“体验”—“观念”—“理论”三者的顺序关系。“科学要从实证主义者的科学主义和归约主义中拯救出来,哲学和信仰从体验的角度应该被重新解释成由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倡导的冥思科学,这种科学在历史上经历了由先知、使徒和神秘主义者这样的心灵沉思者,逐步获得了积累。我们不能回到启示体验之后,不能假装它们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真实是向人敞开的,它以体验—符号的形式出现,同时,启示体验也必然与此有关。”所以,沃格林进而认为,“人所能触及的是表现出的真实,而不是绝对之真,所以哲学本身是爱智慧,而不是爱绝对知识。与此相反的论调不是缪见就是歪曲。”根据这一判断,“哲学史的大部分可以被看作是由教理、教条、坏的信仰,或者苍白的曲解而造成的‘误入歧途’。”如果我们总结沃格林晚期著作中的要素,“‘观念史’不仅可以明确看成是对它所提出的知识历史的伟大探索,也可以被看成是一项准备性的研究,通过这项研究,沃格林完成了一项探索性的转变,他完全脱离了他年轻时期热衷的新康德主义思想。他为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向有关政治学、历史和意识的成熟科学的道路,这使他的思想获得了巨大的荣誉,并形成了一种在哲学上重新复兴的寻求理解的信仰”。(以上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52页)“随后,沃格林意图复兴的伟大工作进一步拓展,它还涉及了先知的传统,经验性的(特别是领会性的)和科学性的方面掌控着沃格林对此的态度,以及他对其他体验模式的关注。沃格林献身于对真的探索,而其中存在一个先知的维度,这是具有决定意义的,这一维度的存在会造成某种坦率,甚至这种直白有时会有些尖刻,这在‘观念史’中以及沃格林的其他著作中都可以看到。”(见本书《政治观念史稿》的形成第58页)“沃格林是位伟大的思想家,他通过研究历史,让读者走进人类的本质意识中,发现了人存在的真实。更重要的是,他让人明白,我们的社会次序就是来源于人在间性体验中获得的有关各种不同意识力量所构建的次序的知识。尽管,‘观念史’并不是他成熟期的《次序与历史》,但是这些认识已经体现出来。(见本书译后记334页)本书是《政治观念史稿》的第一卷,内容包括了古希腊,罗马和基督教在西方兴起的历史,更重要的是一部观念史,一部政治思想史。在开篇沃格林就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即建立一个“政治小世界”,“政治的和非政治的对待生活的态度共存着,在这种共存以及在对这两者的比较下,揭示了政治小世界的诞生,政治小世界的创立是一次实验,这实验通过对神圣完整性和绝对性的构想,克服了人类生活本质上的不完整性和相对性。带来的结果不是宇宙世界本身,而是小世界,一个宇宙世界的对立物,所以这个结果是具有幻想性的,同时这也是因为人们总是试图要实现它,所以会有幻想性特点。所以,任何政治观念体系中的重要一点就是思考的……它致力于解决由小世界的有限性同小世界意图达到的绝对性之间的基本冲突所呈现的问题。”(见本书沃格林《政治观念史》前言第73—74页)沃格林在《政治观念史》中表达了这样的意见:人类与绝对神圣相交的内在体验无差别地在不同文明的各个历史阶段符号化于和人类的政治生活相关的领域中,包括政府的组织形式、君王的统治形象、黄金家族的古老故事、士师先知宣示呼告的传世法典、神子圣徒受难传道的久远神话以及一切与之相关的各种人类的艺术形式和社会的意识形态。“阅读这套书意味着浏览过去整个五十年中西方世界在古典学、东方的、圣经的和早期教父的研究,历史,哲学,艺术、神学,考古学以及其他沃格林所涉及的“领域”中所取得的卓越成果。”(见本书译后记第335页)“《政治观念史稿》第一卷的核心是基督教的政治实践与早期教会教父们的人间事业,作者有力描述了从希腊城邦的瓦解到奥古斯丁的思想的诞生与成熟这段历史,填补了他的著名的《次序与历史》第三和第四卷的空隙。其中,作者在本书中对罗马的政治哲学的思考以及对希腊和早期罗马法律的独一无二的分析是特别令人感兴趣的。作者证明希腊世界的“精神瓦解”奠定了地中海世界和欧洲人的自我理解之漫长变迁的开始。作者广泛地使用了大量的材料,从埃及的考古资料、各个时代的历史学家的文献资料到使徒的书信,各种《圣经》文献和罗马诗人的史诗,叙述的是那几个纷纭的世代中社会和历史里个人与社群的存在和命运以及在社会和历史里个人与社群的思想意识,特别是政治观念的变迁演进,这两个方面的变迁在作者看来,一方面是前者的衰亡、瓦解和断裂地更新,一方面是后者在个人以及社群的体验之中显现出的连续整体性。”(本书编辑语)在《政治观念史稿》第一卷中,沃格林一生所追求的“政治的小世界”在通篇对以色列的描述和对奥古斯丁《上帝之城》一书的写作中所体现出来的政治哲学观尤为突出:以色列“约”的政治概念成为西方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础,并且直接促使基督教在西方的兴起;而对于奥古斯丁来说,他提出的“上帝之城”和“地上之城”的概念则将沃格林的政治哲学观进一步升华,建立起了一个强大的理论符号体系。非常感谢刘小枫老师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部八卷本的《政治观念史稿》,本书是第一卷,希望能早日出齐全部八卷,这将是中国研究西方政治哲学史上的一大盛事,也是广大哲学工作者和哲学爱好者翘首以盼的盛举,让我们拭目以待。

精彩短评 (总计25条)

  •     不打分了,但是翻译真心很差劲,好多句子根本不通……还有我比较鲁钝,如果译者觉得“秩序”不能体现沃格林的order的本意,那么他用的“次序”好在何处我实在没看出来。
  •     1.不适合现在基础不好时候读; 2.翻译太烂=_=好好学外语
  •     读这种书就觉得自己是个文盲
  •     为寒假开撸《判断力批判》打政治哲学基础。
  •     替翻译减一星
  •     如果有新译本的话可能会再读。如果有下一个十年的话可能会再去接触沃林格。
  •     有趣的切入點。
  •     超级喜欢沃格林!(奥古斯丁的精神漫步、、、)
  •     就是一种训练,一种被仪式笼罩了的训练,妓女和军队能看到,哲人只是在缝合,强壮明亮,而不是恐惧,恐惧让人无聊,已经没有了母语的对象,一切如卡夫卡,一切都在围绕着每个个体钓鱼,白色平静,无聊
  •     导言部分比较晦涩
  •     “觀念激發”“象徵符號”“小宇宙”這些關鍵概念所統籌的政治脈絡對於其他領域確有裨益
  •     姐姐送的
  •     解释而非描述,激发性 象征 秩序原意与时人意愿 整治小世界的需要 帝国 宗教与政治的一体存在 教会而非教派 稳固还是破裂 柏拉图 奥古斯丁 解释性力量..
  •     导言写的跟傻逼一样,正文虽然不说人话,但跟导言相比居然算轻松易懂。
  •     常常拿来做临时膏药的书,来不及翻原著就拿来看看,一种不同于传统思想史研究的写作方法。
  •     译文严重破坏阅读体验(参见论坛中指谬一文),整套书这么强调希腊文的情况下译者居然全用拉丁化希腊文解决问题实在太让刘主编失望!三星全给沃格林。责编也该批评,“背叛”搞成“被叛”得有三次吧……刘氏对Stoia等术语的改定不予评价,今天高峰枫师提到的译文统一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讨论,期待《剑桥古代史》《中世纪史》的译名表;想从本书中找到考辨和深入研究的阶梯的读者恐怕要失望了,西塞罗、奥古斯丁部分相比于希腊化部分让人更加欣喜,早期基督教的分析在解经学面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最后要说的是,沃格林真的是大水漫灌型的学者,初治史者还是先学会精耕细作比较好,并不适合完全不懂历史的人入门阅读。以上。
  •     太牛逼
  •     不同于ls的路数,但是没有看出沃格林的关切点。
  •     波利比乌斯那段真是高能
  •     很多有意思的观念都是提示性一笔带过,有点遗憾
  •     沃格林这个系列好多。。。
  •     读的时候还不太了解基督教,浪费了这本书。诶……
  •     读而不透,功力欠佳,以为憾
  •     实在不忍心为翻译再减一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句式混乱也就忍了,罗马人名乱七八糟你把拉丁文放在那儿也能猜出八九分来,神父教父牧师傻傻分不清楚这在国内译界也不是一两天了;最无可忍受的是,把斯多葛翻成廊下派你是不打算在哲学圈儿里混了吗?!刘国师啊找小孩儿翻译也得亲自把把关吧这翻译带出来知道的尚觉尴尬不知道的以为您又拿译名装逼呢!【诶好像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     值得读史之后再读一次。。。。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