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法则

出版社: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1
ISBN:9787300052335
作者:罗杰尔·芬克,罗德尼·斯达克
页数:475页

章节摘录

  排他性不仅仅是两分的,而且是个程度问题。就是说,不仅有些宗教群体是排他的,而且有些宗教群体比其它宗教群体更排。例如,很多基督教新教团体宣称相同一个上帝,但是它们在上帝什么样和怎样才虎好基督问题上彼此很不一致。最排他的基督教群体认为救赎只有一条道路,要有改变生命钩“皈信”经历,并且强加给很多不可妥协的行为诫令。其他基督教群体则不太绝对并且不太强求。有些则显得如此开放,以至于甚至神职人员都可以随心所欲相信和做几乎任何事情。当我们进行这些比较时,我们发现了区别宗教群体的最主要的观念依据。  很多因素会使得强劲的多元发展缓慢。一个原因是,如我们将在第九章详细探讨的,宗教经济的非管制化常常是更表面上的而非实际上的。政府可能宣布一个宗教自由政策,或者至少是宗教宽容政策,但是继续给传统的垄断公司以特权和财政支持,同时给新公司设定很多障碍。充分发展的多元因此会被事实上的既成建制(establishmen)所扭曲和拖延。  而且,文化惯性(传统)会拖延承认新公司正规、合法的过程。旧的垄断信仰加给竞争者的污名依然残留,并保留着对于新公司的各种形式的偏见和歧视,这将在第九章看到。  多元发展被拖延的另一个原因是,如果新公司是外来公司的支部,它们必须等待在宣教士和当地人之间发展出社会纽带时才能成功。因为,如第五章所指出的,新公司为了吸引会员,网络纽带必须存在或者被创建。例如,美国福音派基督教宣教士在拉丁美洲活跃了几十年,但是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增长都极为缓慢。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主要宣教工作逐渐由当地皈信者承担起来。结果,增长如此迅速,以至于现在在整个南美大陆福音派基督教团体都已有相当多的信众——在很多国家,基督教新教现在在那些星期天实际去教堂的人中占大多数(Gill,1998;Stoll,1990;Martin,1990)。  最后,必须认识到,伴随非神圣化而来的消费者委身的‘下降”大多是虚幻的。垄断教会总是设法显得比实际情况更广得民心和普遍化。在欧洲和拉丁美洲的非神圣化的一个主要作用就是揭示出冷淡的广泛存在,而不是反映了虔敬的下降。也要记住,垄断者总是宣称,如果他们被驱逐,宗教生活就会受损害(而社会科学家们也很快相信了他们)。  这促使人们寻找一个更充分的反映欧洲真实情况的图景。最终,来自不同的群体的、不同渠道的数据证明欧洲的很多地方充满新宗教运动,其率常常美国加拿大很多(Stark,1985a)。例如,印度和东方新异宗教中心在欧洲(第100万人口有1.8个)比在美国更常见(第100万人口有1.3个)。而且,很多欧洲国家,特别是那些被认为是更世俗化的国家,其比率比美国高很多。瑞士的比率是3.8,苏格兰是3.2,丹麦是3.1,英格兰是威尔士是3.0。实际上,只有比利时(1.0)、意大利(0.7)和西班牙(0.6)的比率比美国的低。  ……

编辑推荐

  《信仰的法则》是近十年来宗教社会学领域里惟一一部“大书”,是一部不朽巨著。它既摧毁了旧理论,又创建了卓越的新理论。斯达克和芬克熟练把握这个领域的文献,集结了精巧的数据分析来支持他们的立场,呈献出的是一部光彩夺目、富有创见、辉煌卓越的著作。

书籍目录

作者致中国读者
导论 无神论、信仰以及对宗教的社会科学研究
第一部分 冲突中的范式
第一章 老问题、新观点
第二章 理性和“宗教头脑”
第三章 安息吧!世俗化!
第二部分 宗教的微观基础
第四章 宗教的微观基础
第五章 宗教选择:改教和改宗
第三部分 宗教群体
第六章 宗教群体动力
第七章 天主教神职的衰落和复兴
第四部分 宗教经济
第八章 宗教经济的一个理论模型
第九章 宗教竞争和委身:国际情形检查
第十章 大教会到小教派的运动
附录 命题和定义
参考文献
索引

内容概要

  罗德尼·斯达克是西方宗教学界的巨擘。美国华盛顿大学社会学和比较宗教学教授。他的《基督教的兴起》、《宗教的确未来:世俗化、复兴和新异教派的形成》等获得优秀著作奖。  罗杰尔·芬克是美国宾州大学社会学教授,他与罗德尼·斯达克合著的确《美国走入教会,1976-1990:宗教经济中的成功者与失败者》曾获多项优秀著作奖。

作者简介

《信仰的法则:解释宗教之人的方面》是宗教社会学“新范式”发展中的重要一步,是对于不断演进的“宗教经济”理论的重要总结。斯达克和芬克对于反宗教的世俗化理论和非理性宗教理论进行了痛快淋漓的批判。他们所建构的理论为那些喜欢理性选择进路的人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资源,并且对其批评者提出了挑战。

媒体关注与评论

  译者前言  宗教学或宗教研究,包括神学的、人文的和社会科学的三大进路。如果说神学的宗教学是从宗教内部进行的逻辑推演和论证,人文的宗教学是从哲学、文学、思想史等的角度对宗教的反思和阐释,那么,社会科学的宗教学别使用实证的方法(包括量化的和质化的研究),收集实证的数据和材料,并且进行客观的分析和归纳,从而得出科学的理论来解释宗教现象以及宗教与社会其他方面的互动关系。科学理论以假说的形式存在,命题可以被实证材料证实或证伪,从而推动理论的发展。  高度客观性是科学的宗教学的特色,这使之成为持有不同宗教立场(色括无神论立场)和哲  学立场的人们可以交流的共同语言。由于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是社会中的人及其组织、制度,研究者又都是社会中的一员,有其主观性,所以对于实证数据进行客观分析就面临极多的困难。科学的宗教学承认任何单项研究和任何研究者个人的主观性和局限性,这种主观性和局限性在同样或类似研究的复制(replication)当中得到不断的超越和克服,在多元交流和互补中达到一种多元客观性。无论如何,社会科学之成为科学,必须是建立在实证研究基础上的,而且要有最大限度的客观性。  科学的宗教学是有其自身局限的,并不代替神学和人文学科对于宗教的阐释。正如物理学不能代替对于大自然的诗意描述和艺术再现一样。科学的宗教学不能直接认识无限,但是也  不能否定无限。  界定和区分社会科学与哲学人文学科,不是要画地为牢。如今,科际间的进路(inter-山sciplinaryapproach)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在进行跨学科的研究。但是,如果没有对于不同学科的界定和区分,也就没有所谓科际间的进路。哲学家可以进行社会科学的研究,而社会科学家也可以发表神学的观点;同一个人也可以就某一问题进行神学、哲学、  社会科学等多学科多角度的阐述。但是,社会科学的研究同哲学人文学科的论述的区分仍然是必要的,把哲学人文学科混同为科学只能带来理论和理解的混乱。  中国的宗教学或宗教研究在过去这20多年已有长足的发展。文化大革命之后围绕宗教鸦片论的大讨论成为宗教研究领域解放思想的契机。20世纪80年代对于宗教的研究主要在哲学领域,尽管也有不少优秀的历史学著作发表。几所著名大学的哲学系率先设立了宗教教研室,后来则更发展成为宗教研究所和宗教学系。在20世纪90年代,宗教是文化这一命题大大拓宽了宗教研究的疆界,成为一个极为有趣的人文学热点。不过,对于当代宗教的社会科学研究,则仍很有限。造成这种滞后的原因很多,但是缺乏社会科学的宗教学方法和理论以及对于当代宗教现象的兴趣,恐怕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宗教学家和学生们一般限于文史哲领域之中,很少有掌握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和理论,并愿作尝试的人。与此同时,社会科学家和学生们对于宗教现象一般没有兴趣,即使有兴趣也缺少必要的宗教知识准备去开展这方面的实证研究。社会科学的宗教学的滞后,已经使中国社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现在是奋起直追的时候了。  为了补课,介绍几十年前甚至一二百年前的经典著作固然必要,但是更要奋起直追,以便迎头赶上。宗教社会学在过去这一二十年有着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一个新的范式可以说已经  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个新范式甚至迫使皮特·伯格(PeterBerSer,又译彼得·贝格尔)倒戈,公开宣布放弃自己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所阐述并被广泛接受的理论和观点。新范式的领衔主将就是本书的作者之一,罗德尼·斯达克。他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对宗教的实证研究,既注重数据,又注重理论,著作甚丰。在这本书里,两位作者在理论上系统总结了过去几十年来的实证研究和理论探索,提出了一个从微观到中层再到宏观的全面的理论体系。此书一发表,立即赢得宗教社会科学界的赞赏,有很多学者认为,这必将成为一部经典,影响今后几十年科学宗教学的发展。  ……

图书封面


 信仰的法则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0条)

  •     世俗化是西方宗教社会学提出来的理论概念,主要用来形容在现代社会发生的一种变化,即宗教逐渐由在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地位和深远影响退缩到一个相对独立的宗教领域里,政治、经济、文化等层面逐渐去除宗教色彩。德国社会学家韦伯用除魅来形容现代生活的理性化。20世纪60年代以来,宗教衰落的世俗化命题在宗教社会学界盛行,即“在几十年之内,或者在稍微长一点的时间之内,人们将‘成熟到不再需要’相信超自然之物。”(本书第70页)法国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奥古斯特·孔德也预言到,“作为现代化的一个结果,人类社会的成长已超越了社会进化的‘神学阶段’,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在那里社会学家将取代宗教成为道德判断的基础。”(本书第71页)那么,为什么世俗化预言会在这个时期被放大来聚焦凸显呢?我想,这里有一个时代背景,即20世纪60年代后正是后现代主义风靡时期,它是二战后出现的后工业社会或是信息时代,在现在主义的基础上,用更加激进的反文化方式来颠覆传统文化,寻求个性的更加程度上的解放,同时科技进一步发展,人们认识社会的能力大大地提高。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下,宗教组织、教义、规则等等的对信众的约束被放到寻求个人解放的冲突中,并且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社会的发展终会不再需要用宗教来维系,在这个时期对宗教的贬斥和讨论也就越加激烈。在作者看来,世俗化预言可以分解为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人们普遍认为现代化是驱动原因,即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和理性化的增进,在世俗化支持者看来,宗教是必然要减少的;二是世俗化预言并不只是预测国家和教会的分离,或是教会领袖的直接世俗权威的衰落,最关注的是个体信仰的变化;三是世俗化预言宣称在现代化的所有方面中,科学对宗教的冲击是最为致命的;四是世俗化一旦取得就不能反复;五是世俗化不仅仅在基督教存在,也会蔓延到全球宗教,也就是鼓吹全球宗教也都会走向衰落。对待世俗化命题,作者用新范式推翻旧范式(宗教是错谬和有害的,宗教注定衰亡,宗教只是个副现象)。作者看到在科学家中对于上帝的真实信仰并没有衰落,即使用科学来认识世界的科学家也没有放弃宗教信仰,这也就说明宗教与科学的冲突大多是虚幻的;同时作者用调查数据说明宗教是精神健康甚至身体健康的一个可靠源泉;用东方苏维埃阵营的后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教以及亚洲民间宗教的复兴等宗教发展的事实来反对世俗化命题,说明宗教委身与现代化的发展进程是成正比的,随着现代化而增强。至于基督教化的失败,在作者看来是因为没有放到一个竞争环境中作为一个群众性的社会运动来对待,而是一个地位确定、享受津贴的国家教会,满足于精英阶层,而没有继续努力把农民群众基督教化,在这里也就为作者论证的宗教市场提供现实依据。即使在20世纪60年代天主教神职的衰落也不是现代性过程中难免发生的,它是改变了宗教委身造成的,撤除了强有力地吸引力而保持付出的高代价方面使得信众减少,在调整代价和回报的比率后走向复兴。这就为反对世俗化命题提供了有力支撑。既然世俗化命题是一个伪命题,也就是说宗教并不会随着世俗化而走向衰落,相反,它还会走向复兴。那么怎样走向复兴呢?在这里,作者建构了一个宗教经济理论模型,把宗教看做是一个市场,把宗教活动看成是宗教经济,它“包括一个现在的和潜在的信徒市场,一个或多个寻求吸引或维持信徒的组织以及这些组织所提供的宗教文化”(本书第237页)。用市场经济思维来理解的话就是作者把神灵当作商品,把宗教组织和神职人员当作公司和商人,将信众和俗众当作消费者,整个社会和文化领域则是宗教大市场或潜在的市场。作者运用经济学的理论,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待宗教的大小,运用成本和收益来看待信众的宗教选择,这个想法和观点确实很新颖。首先,作者在构建理论模型前做了一个理论假设,即把行为者视作理性经济人,当行为者在做出选择时会权衡代价和利益,“人们是在其宗教利益结果跟高代价相比达到一个有利的交换比率时,才愿意接受高的宗教代价”(本书第64页)。以人们的理性选择作为出发点,在宗教市场中将宗教视作供给方,把信众视作需求方,从供需的角度来看待宗教的未来发展方向。其次,根据作者数据推论得出一个定义:“大教会是跟其社会环境的张力相对低的宗教团体,而小教派是跟其社会环境的张力相对高的宗教团体。”(本书第179页)如果一个宗教组织跟周围的张力程度越高,那么信众对于这个宗教组织的委身就越深广,同时对于这个宗教群体的归属就越要付出昂贵的物质的、社会的和心理的代价。高张力的宗教组织尽管昂贵,但能够给信众提供更大的价值,小教派也就会随着委身的信众不断地增多而逐渐地发展成为大教会,随着教会的规模不断扩大,教会减少张力的压力也就会不断增大,信众人数随着信众从大教会中得到的价值的降低而减少,这时教会的发展也遇到了困境。在这里,作者按照宗教的张力程度将其划分为六个区位:极端开放的区位、开放的区位、温和的区位、保守的区位、严格的区位、极端严格的区位。在自由市场条件下,以中等张力区位为基础的宗教团体将吸收较大比例的人口,也就意味着“设定存在相对稳定的市场需求区位——在任何社会中人们倾向于分散在以代表中等程度的宗教张力的中值为中心的一个近似常规的曲线上。”(本书第322页)这中间有一个动态关系:随着高张力的小教派吸收更多的信众扩大规模后开始降低他们的张力,他们将从较小的市场区位移入较大的区位,这会带来增长的机会;相反地,随着温和的宗教团体向更低张力转变,他们就从较大的区位移向较小的区位,结果就缩小了潜在会员的基础。从中可以看出作者所理解的宗教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从大教会发展到小教派,然后在发展为大教会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作者所言的宗教发展是有一个语境的,即站在美国的自由市场环境角度,看待教会发展的转变。认为从大教会到小教派的过程更可能发生在相对无管制的宗教经济中,而不太可能发生在享受津贴的管制经济中。如美国政府对宗教组织事务的干预相对稀少,美国教派就像一个商业公司一样地受市场力量影响,它们的生死存亡完全依靠他们吸引、维持和促动会员的能力。而欧洲所有基督教新教国家都维持了官方国家教会,全部由宗教税和其他国家收入来维持,宗教被看成免费的地方,也造成了低度的委身,官方教会也会使用各种措施令潜在的竞争者失去能力。因此,这种宗教的未来发展方向也只有放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市场环境下才可能产生理想的效果。虽然说世俗化命题是一个伪命题,但是在我看来,世俗化会一直伴随宗教的发展,就像是它的一个伴生物,只是看在什么时段被放大审视而已。宗教本身意味着神圣而不可质疑,世俗化意味着去神圣化而追求世俗生活,二者的关系在宗教的发展过程中相生相伴,只是看谁的力量大一些而被放置于世人的话题讨论范围内。当然,即使宗教的神圣性被世俗化所削弱,但宗教也不会走向灭亡,因为世人对世界的认知还远远没有达到穷尽,人们的内心还需要宗教这样一种神圣信仰的支撑。
  •     这是一本读起来很有感觉的书。其实是亚当斯密版的宗教社会学。把那套理性人假设和自由主义经济学套用到宗教现象中,从微观到宏观地演绎出一套可证伪的命题体系。这种写作方式倒很像维特根斯坦。斯达克在导论中就批判了老范式的偏见,并且说自己的这种社会科学方法也是有局限的。希望是如此,在我我惊异于其演绎体系的完美的时候,唯一能做的,是对他的理论前提保持警惕。其实经济学就是研究在有确定目的的前提下,哪一种手段是最有效率的。而这种目的往往是功利主义的(utilitarianism),因为功利主义是可以量化的,而科学如果没有量,只有质的话,便不成其为科学。(也正是因此,康德在分析美的时候,把质的范畴提到量的范畴的前面)那么对于经济学来说,这种目的很好确定,因为都是此世的目的。但是对于宗教来说,目的还有彼世的,那种无限怎么能量化呢?但是我们还是先悬置这个问题吧。否则便无法理解斯达克。斯达克也把经济学里的成本、收益的思想纳入了这个体系,理性的人在进行宗教选择的时候也要衡量利害。只有机会利益大于机会成本,我才去做一件事。对于信徒,什么是利益呢?就是委身(commitment);什么是成本呢?就是排他性(exclusivity)。所以才有回报(rewards)昂贵(expensive)这些概念。我委身越强,就越感到满足,往往此世的回报不够了,需要彼世(otherworldly)来填补,就会寄希望超自然(supernatural)。但是委身越强,往往越局限于某一个神,这时候为了它而放弃的东西就增大了,也就是排他性增大了,其实也就是机会成本增大了。二者是正比关系。这是微观层面。中观层面描述了单个教会的变化,成员委身程度越高,他就越会劝自己身边的人来入会。随着人数增多,教士将拥有更大的权力,所以是喜闻乐见的。但是随着人数增多,人员质量参差不齐,平均委身程度却下降了,也就是说相应地,排他性也减小了。根据他的理论,对委身和排他性口味适中的人人数最多,所以随着小教派降低了排他性,他所提供的产品将赢得更多消费者,从而根据供求关系和价格定理,他所提供的产品的此世的价格将上升,但是随着此世价格的上升,教士这个群体的成员动机将会越来越不纯,从而减小了教士的平均委身程度。斯达克说俗众的信心与教士的信心有关,如果教士委身降低,俗众也将降低。而随着不断降低,教会提供的产品将迎合不了最大多数的消费者,开始走下坡路。它经历了一个从衰到盛又从盛到衰的过程。宏观层面上,教会这个群体也是这样的,但是在这个盛衰规律之外还有一些特例。分裂(schism),在由衰而盛德时候,随着排他性的减小,彼时回报越来越低,那些超然的人便会离开回到高排他性的地方;在由盛而衰的时候,一些超然的教士会为了真理而坚持不懈。教会不断循环运动。他还谈到了垄断,我们知道在经济学中垄断使得总剩余减小,效率降低。在宗教领域也是一样,很多潜在的消费者没有被满足。我们知道国家垄断的信仰的排他性非常小,所以吸引的人也很少,很多人都是嘴上左心里右罢了,无论是中世纪的所谓的黑暗还是Marx所谓的光明。但是当这种垄断信仰充当社会冲突的载体的时候却是吸引人的,就像毛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就充当了两个阶级此世利益冲突的载体。但当现代社会主要矛盾从阶级斗争变成了经济发展,大家便不信马克思开始信钱了。其实信钱等于没信。读他的书充满了思辨的乐趣和现实印证感,但是却伤害了我纯朴的宗教情感。我是不能接受他的理论前提的。
  •     在我看来,斯达克与芬克这部宗教社会学巨著《信仰的法则》中提出的宗教社会学研究新范式,其指导思想与科尔曼的理性行动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实际上,他们都借鉴了经济学市场原理。当信仰不再是个人事情,而是放在整个社会来看,就会发现任何时期人们的某种宗教选择是被环境、政策等各方面所左右的。并非是上帝选择了你,而是你在宗教市场中做出了这样而非那样的“理性选择”。新范式的提出是建立在定量统计研究的基础之上,看似荒诞,但数据的支持却让你不得不信服。

精彩短评 (总计49条)

  •       我只读过英文版,不过杨老师的翻译绝对是值得信赖的。我认为,这本书是社会学所产生的最杰出作品之一。另外,有意思的是,国内学生对于理性选择的接受程度似乎远高于美国学生——一个很有意思的知识社会学课题。
  •     世俗化范式文献综述+宗教市场理论
  •     第一个问题定量,我不懂;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可以用系统论去解释,在这个宗教权力结构内,有权的人维持现状,类比为垄断,无权的人要夺取话语权。这个行动发生在双方实力对比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所以一个系统的强势主体(行为体)不会主动改变原有的权力结构和单元排列顺序。
  •     “信仰宗教的人数多了,至少没有减少;测量得出的前述结果。宗教是理性的选择。宗教与世俗化是对立的,神圣是宗教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理性假设的社会科学,一些发对世俗化的声音以及一些支持世俗化的声音” 问题是我们可以测量宗教吗?理性是怎么定义,世俗化又怎么定义?不宗教即世俗?上帝的死去,是人成为人自己。那么现代社会,文化宗教信仰的多元,是不是在人成为自己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这里没有价值判断。理性,韦伯的价值理性包含了宗教,价值和理性是统一的吗?主体的理性和客观的理性是否同意。主体以为理性,可结果若是不理想呢?每个人在做事之前都会有自己的“理性”假设。作者以一套数据,宗教信仰人数没有减少说明世界没有世俗化,有点浅。说礼崩乐坏的是卫道者,说世俗化的是宗教保守者,那么说非世俗化世界的人,是怎样的人呢?
  •     理性选择+宗教管制+区位需要+张力大小+付出代价+回报程度=我们选择的信仰。 另作者提到他们都来自中西部小社区,这一点暴露了他们的基本预设:人是有宗教本能的。
  •     哥白尼式的革命是啥意思,就是说这本书。
  •     翻译是个p
  •     what the fucking fuck?The whole theory is untrustworthy coz its premise is just bullshit.美国宗教社会学界怎么会允许有这么粗糙的作品,而且还席卷了中心,简洁有效的东西还是给大众评论看吧。
  •     好书。读了才知被人文主义和世俗化骗了多年,学者记者宗教人士都该读一读。
  •     翻译还是怪怪的...
  •     理性的宗教选择观,倒是很有意思,对最近的论文帮助也很大。
  •     对宗教的经济分析,很独到,很有逻辑!
  •     宗教市场论,实际上是接受了古典经济学的自由主义色彩,带有强烈的美式基督教风格,因此极为明确地排除国家政策控制、倡导宗教自由与多元化。但书里提供的”宗教理性“也不过是理解宗教人的一种模式,情感、品味、兴趣等个体自主性的部分是难以进入这个分析框架的。John Lofland的理论反而更吸引我~~~
  •        本书完全是一本看完第二章不用看后边的标准学术论文体,不用研究宗教社会学的人完全可以在此处打住。看完整本书,我就记住了一个基本原理:宗教是以今生投入换取彼岸回报的一种行为,而彼岸回报是否得以实现,是此生无法验证的,如果得以验证,宗教将会失效。
       好,一个长久问自己的问题,中国人到底信仰什么?好,自然崇拜,有没有?有,重死重生,封建迷信等一系列所谓仪式化的东西,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但是中国人好像并不特别坚持某一种仪式化,世俗的变化可以轻易改变这些东西,比如传统只能由男性去捧死者遗像,盒子及罐子等等。而现在的城市由于计划生育,已经出现儿子捧像,媳妇捧罐子,或是反之。仪式归仪式,意义可以由世俗随意解读。包括所用费用等等都可以由世俗随意解读,也可以轻松被世俗社会接纳。说到底,这和我朝自1920年代的激烈反传统主义和科学主义很有关系。
       那么,中国还有什么全民性的信仰,或者说较严格的信仰?似乎没有,但是自习看,尤其是结合自己最近在某教育机构的兼职经历会发现,在中国60后到70中这一段还真有广泛认同的信仰,信仰什么呢——下一代。
       定义下一代信仰,什么是彼岸回报,即是自己的下一代可以过得很好,至少比自己好。不图每个人都可以出人头地,但至少衣食无忧,且具有出人头地的潜质。
       好了,大城市的会花钱让他们的孩子去教育机构听老师danbi,小城市会花钱让他们的孩子去老师家听家教,以及高考前去魔都帝都听两三百两银子一节的艺术培训课。有的银子会打水漂,有的银子能让孩子上到国子监等高等学府,于是一大家子弹冠相庆。
       至于回报呢,木有人知道是什么。这就是80前父母的一致心态。至于会不会延续到80后新一代,后边再谈。
       80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集体意识呢?文革,不学习,于是没有好的前程,集体过得很虐。于是取了一个反命题,那就是学习,然后一厢情愿地将逆命题的结论也逆了过来——不走老路,也会有反于老路的结果。再加上几千年来的传统惯性,以及文革之后对于教育的重新肯定,教育便成了这种信仰的输出口。
       但是,这种信仰在我看来,是有可能逐渐崩塌的。原因是彼岸回报的证伪正在走来。毕业很多年也买不起房,帝都的公司都是朝廷控股不好进,80后面临着巨大压力。。。。
       孩子都不愿意生了,还信仰个屁
       好在,这个社会的结构还算可以找到宣泄,相对剥夺感虽然强,但是也有人为这些人垫底,诸多农村没有受到教育的人的生活状况会成为广大80后的对照群体,也对这个信仰的彼岸回报在抱一丝希望。于是,这个信仰有可能继续延续。
      
       将下一代这么一个可以证伪的事情作为彼岸回报来解读有点不合适,本文只是对于读完这本书脑子里乱七八糟想法的一个整理。突然想到一句话,千万不要剥夺人的信仰,他们会和你拼命。
       于是,千万不要在教育上做动作,会有一大帮人跟你拼命。最近汴京大学要做招生改革,严格地说,是好事,但是所有的槽都集中在GP上,所以教育在中国才是比太阳还要有光辉的。
       抹杀光辉的,会有一大票人跟你拼命。
  •     貌似很不错的书!
  •     忽然想到,顺手一标,如果对宗教社会学感兴趣,值得一读。
  •     “宗教的人的方面”:对宗教进行理解和解释的时候总不免倾向于过于“求纯”,可是宗教现象也有人的一面。“神的行为是通过历史、用不完美的人来进行的,并且很多信仰描述了其创始人的人性。”那么,人的所有趋利避害、暗算得失的本能也会体现在宗教信仰中。通过构建“宗教代价”、“回报”等概念,构建起了微观层次的宗教理性选择论;通过“张力”、“市场区位”等概念,构建起了宏观层面的各宗教教派共生态。体系完整,单从“人的方面”来讲宗教,这些逻辑是说得通的。
  •     有意思的是,国内学生对于理性选择的接受程度似乎远高于美国学生——一个很有意思的知识社会学课题。
    --这个很好理解。国内的学生大多没有宗教信仰,所以好接受“理性选择”的理论。
    但凡有真正宗教信仰的人,谁不认为自己之所以信教是因为“神的召唤”,谁愿意说自己信仰是因为“货比三家”?
  •       做人类学的朋友推荐的,不是很对我的胃口.
      
      全书采用了定理式的分析方法,感觉很难被证伪.
      
      作者当然举了很多案例,但主要集中在欧美.(华人的宗教部分只有提及台湾,令人怀疑大陆案例被编辑和谐.)
      
      不知道这样的研究,别人如何应用、修正或商榷?
      
      另外,翻译部分还是可以有所改进。比如副标题,读起来有点歧义。
      
      尽管如此,很多结论还是蛮有启发的。
  •     非常不错,清晰易懂
  •     毕业论文 >_<
  •     五星
  •     其实我认为宗教社会学挺无趣的,这本书还属于宗教社会学中最无趣的那类。一星也就冲着书的厚度。
  •     第一个问题,我理解的“中等区位”是中等张力的需求,sect 变为church后低张力区位供给增加,那些需要稍微严格一点的宗教信仰的人找不到合适的宗教了。
  •     很精彩的一本书,宗教市场论的代表作,用经济学上“理性人”的理论来分析宗教问题,极具启发性!不过阅读门槛也很高,需要慢慢消化。而且作者用来形成结论的观察对象以欧美基督教为主,因此在使用其观点分析中国宗教问题时必须小心谨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     对于宗教和非理性的关系,感觉其实是通过某种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区分来解释两者的关系的:价值理性超出纯粹理性范畴,不能成为指责宗教非理性的理由,也不是社会学该研究的;而宗教的理性指的是工具理性。
  •     开头写的很大。但其实就是拿经济学的理论套了进去。解释不了的地方还是只能归结于“信仰”。没特别新鲜的。
  •     原文和翻译都过誉了
  •     1 这里所指的小教派到大教会,是从中等张力区段转移到低张力区段。所以中等张力区位供应不足了。
    2 你没有理解书中“教会运动”的定义。不是整个教会向低张力区位运动,而是一部分人分裂出去新建教会。书中以改革派犹太教从正统犹太教分裂出来为例。
  •     必读书
  •     写论文啊写论文~~~
  •     纯粹个人爱好
  •     你好,问你一下,命题89和命题93的意思怎么理解啊?
      proposition89:sects到churches为什么中等区位供应反而不足了?不是从高张力到低张力吗?那不是把原来为高张力消费者生产的产品转移给低张力的了吗?那么中等区位的供给不是上升了吗?
      
      proposition93:church movements为什么是由无权的人推动的?照我理解,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啊,也可以说是有权的人所默许的啊。我感觉sect movements才是因为无权的喜欢高张力的人被剔出去所引起的啊。
  •     宗教市场论的巨著,但是没有作者自己想的可以将旧范式全面性推倒的宏大效果。
  •        在我看来,斯达克与芬克这部宗教社会学巨著《信仰的法则》中提出的宗教社会学研究新范式,其指导思想与科尔曼的理性行动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实际上,他们都借鉴了经济学市场原理。当信仰不再是个人事情,而是放在整个社会来看,就会发现任何时期人们的某种宗教选择是被环境、政策等各方面所左右的。并非是上帝选择了你,而是你在宗教市场中做出了这样而非那样的“理性选择”。新范式的提出是建立在定量统计研究的基础之上,看似荒诞,但数据的支持却让你不得不信服。
      
  •     没联系田野真难懂,联系了田野,又有自我的局限,果真我道行太浅?
  •     经验研究和理论建构之间确实有点难以达致洽和,尤其是和宗教相关的数据,精确度很低。不过我还是对宗教经济学理论发展充满信心的。其实把经济学和宗教学理论结合的时候,叫宗教选择的“意向性理论”(Intentional Theory),又是多么高大上呀。。
  •     原来这个就是宗教市场论!
  •     还没有读完就还了 来日有机会少些心浮气躁慢慢地读
  •     法则
  •     hard
  •     读出了假设检验的问题==.
  •     从宗教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解释宗教“世俗化”和“非理性化”问题。大概真的要对所有prevailing的理论保持警惕呀。
  •     理性选择式的回炉重炼~~
  •     你好,问你一下,命题89和命题93的意思怎么理解啊?
    proposition89:sects到churches为什么中等区位供应反而不足了?不是从高张力到低张力吗?那不是把原来为高张力消费者生产的产品转移给低张力的了吗?那么中等区位的供给不是上升了吗?
    proposition93:church movements为什么是由无权的人推动的?照我理解,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啊,也可以说是有权的人所默许的啊。我感觉sect movements才是因为无权的喜欢高张力的人被剔出去所引起的啊。
  •     魏德东老师最爱的宗教市场论啊~
  •     : B91/4834
  •       两个问题,急!
      
      
        proposition89:sects到churches为什么中等区位供应反而不足了?不是从高张力到低张力吗?那不是把原来为高张力消费者生产的产品转移给低张力的了吗?那么中等区位的供给不是上升了吗?
        
        proposition93:church movements为什么是由无权的人推动的?照我理解,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啊,也可以说是有权的人所默许的啊。我感觉sect movements才是因为无权的喜欢高张力的人被剔出去所引起的啊。
      
  •     这本书提出的最令我震惊的可能的事实是“从来没存在过一个信仰的黄金时代”,宗教的黄金时代也许正是当下。不禁想起Karl Barth惊世骇俗的断言—宗教即不信—包含了多少洞见!用‘利益理性’的天平连接自身与上帝的人们是在用自己的‘欲望’衡量上帝,不论这欲望指向的是真理还是世俗的回报。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