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樓的怪人》书评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08年9月22日
ISBN:9789573324621
作者:島田莊司
页数:516页

《摩天楼的怪人》——是你让我疯狂

攀登的道路没有尽头,登山者总是不满足现有的成绩,渴望登上下一座高峰。正如摩天楼的设计师们,看到同行设计的大楼高过自己的作品,便会费尽心思让下一个作品再度超越。于是,纽约的摩天楼越盖越高,几十上百层的公寓也终于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楼阁。只是不知道那些住在摩天楼里的人,当他们看着窗外的城市夜景和脚下比蚂蚁还小的路人,会不会觉得寂寞呢?岛田庄司作为一位全方位的推理小说家,在这部作品中再一次展示了他严谨的作风和态度。书中非常详实地介绍了纽约的摩天楼发展史,从1811年的“纽约计划”、接二连三一座高过一座的摩天楼修建,一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筑风格的改变。让读者在跟随解谜的同时,也上了一堂别致的建筑史课。御手洗系列是岛田作品相当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许多读者读御手洗,都会被这个性格奇怪、行为诡异、匪夷所思的天才所吸引。御手洗独特的个人魅力,让读者在解谜的过程中,增添了许多有趣的体验和乐趣。我承认我自己就是在看完《异邦骑士》之后,萌发了要看完岛田所有作品的念头和决心。而这部《摩天楼的怪人》,虽然御手洗还是那个解谜的关键人物,但不得不说他在整个故事中的戏份相当有限,最多算个小配角,人物形象非常模糊。也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群像故事,从谁的角度看,谁就是主角。又或者,摩天楼才是真正的主角,无论多少人以多么怪异的方式死去,只有摩天楼始终像个“高耸入云的黑色长箱子”一般,冷冷地看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各种事件,不发一言。20世纪初的纽约,各种新技术都投入应用。有了钢筋、蒸汽、电力,一座座摩天楼相继拔地而起,成为一个又一个的城市新地标。对一件事无止尽的坚持和追求,也许已然是疯狂的表现。而建筑设计师的命运,就是要用自己的能力,实现大家对高楼的期待和追求,将这种疯狂变成现实。最后的最后,已经无法分辨是摩天楼让人疯狂,还是疯狂的人在建造摩天楼了。从推理的角度来说,这部小说的解谜并不是很给力。勉强算是密室,勉强可以接受的解答。没有起伏跌宕的情节,也没有多么强烈和令人完全信服的犯罪理由,作案方式只能用超高难度来概括。书中的乔蒂•沙利纳斯竟然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将另一个人杀死的,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真的会一点头绪也没有吗?东方作家以欧美文风写作,经常会给人力不从心的感觉。好在像岛田这样的大家,对文字和材料的运用都相当得心应手,让人读来完全不觉得别扭。如果不知道作者是岛田,说是欧美系推理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作为本格,bug很多...

电梯往返trick:无法解释为什么女演员知道那个电梯可以用,而且常年未用的蒸汽机竟然能正常工作,绝对是媲美钟表的黄铜制品。楼上花园:当时大楼顶层还没有防渗的高分子材料吧,楼下的人还不得给漏死啊。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连续几年纯吃菜也能活下来,而且还是一小片楼顶长出来的菜,我表示orz。还有至少出现几个腌菜坛子吧,纽约冬天冷死了,长不出来菜的。背着女演员爬楼问题:除非把女演员绑身上,不然那个在墙面上手脚并用横向移动的动作,不可能不掉下来的。但这样至少出现个绑痕吧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集体探案:御手洗估计就是因为一心破案,时间到了没拿到tenure所以回的日本吧...而且学遗传分子生物学可以不用每天守在实验室,真童话...最令人不解的:地底城那段写出来是干啥的?

论“胸部很大”

http://book.douban.com/review/2930620/ 联动之XD整本书着实冗长乏味,核心诡计完全坑爹,煽情完全吓爹,不过还是有亮点的。岛田老湿充分证明了,在与持枪歹徒英勇搏斗时,胸部很大是必要条件。“这要感谢有丰满的胸部……”“如果她没有丰满的胸部,就会死吗?”“再加上有丰满的胸部”我整个人都快丰满了……三个大男人在持枪歹徒入室杀人的关键时刻,居然能够面不改色淡定自如地谈论胸部很大之利好,让我在地铁上笑憋得我面部紧绷肌肉抽筋,看本书都能憋出内伤XD

我一直希望可以不泄底地吐槽

……但是每每很难做到。所以真的点进来了的未读者,请自己承担后果。本书创纪录的厚度导致我创纪录地一口气读到凌晨五点,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吐槽纪念之。某些槽点也许很奇怪,惟望“岛田经验”丰富的粉丝能会心一笑之。1、“你是为谁而做的?”“创作本身就是一种祈祷。我的作品是为了献给伟大的存在者而创作的……”“是神吗?”“不,是Google Earth。”2、“这要感谢她有丰满的胸部。”“你的意思是,如果她没有丰满的胸部,就会死吗?”3、这本书和《眩晕》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披萨饼,一个是肉夹馍。4、上千人的地下豪华酿私酒藏军火min zhu去死去死团和他们的国王到哪里去了?啊,你说那个实现了共产主义的王国吗?一般小说中部由路人甲叙述的章节都是打酱油的,酱油章是为了给读者增添“你又把这章给忘了”的乐趣。no no,这次不是呢,酱油王国不就在曼哈顿地底下吗,地下一万二千公里左右。5、其实这本书的核心诡计很早就被提示了,早到它都没等到本书出版,在《螺丝人》里面特别提示的。6、没事千万别替岛田老师出门收集素材,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熙熙攘攘的各色人群中公开地做这样的事,国安叔叔也会请你去喝茶的。当然,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他下一本小说里的话除外。7、岛田老师你千方百计打听同志街的资料然后硬要把御手洗塞进哪里是出于什么心态?纽约那么大,没有他的家?→_←8、其实,我一直想知道的是,纽约中央公园什么地方是不是出现了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坑……还是某些人很聪明,薅资本主义羊毛的时候没有只盯着一只羊。以上,基本不算特别泄底的部分结束了,下面是非常直接百分百泄底的部分,现在点小叉叉还来得及。现在就来不及了。我其实在看完书以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估算楼顶的面积。根据那几张很详细的参考图加上公寓平面图,我差不多可以假设楼层高度是3-4米,希腊柱子间的宽度是2米左右。平面图和3D图上的柱子数目是吻合的,所以根据3D图的比例应该能得出这样的结果。那么,位于34楼的豪宅,每一间的面积是多少呢?嗯,约100平米。……果然豪宅。当然我们可以假设层高更加高一些,这样柱子间的宽度也更大一些。不过如果御手洗站在酒吧凳上便能爬上天花板的话,酒吧凳一般至多一米高吧,御手洗至多一米九吧(老实说我觉得一米八较为合适,否则他回日本会吓死人),加上手臂伸出的高度,层高超过四米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是假设这是100平方的“豪”宅好了,反正又不是不知道纽约的蜗居状况古来有之。那么,整个楼层的面积全算上,大约是多少呢?44×20=880平米。这个要除掉最高处的方形钟楼,约8×8=64平米,再除掉一些围栏和墙壁的厚度,我们算整个屋顶花园有800平米好了。要知道,这上面有个湖,而且是可以行船的湖,而且是船上可以装两个人而不会像陈玄奘在通天河一样改名叫陈到底的湖,那么湖水要有一米深至少吧?实际上我们可以算出来,一男一女都很瘦,但加在一起不会少于100公斤,再加上船本身的重量不少于40公斤(除非它是三合板儿的),计算船排开水应有的体积,就知道大约的吃水深度,一米够悬的,因为还要随风摇晃,还要划桨。岸边就至少要一米,中间应该更深。如果水至少有一两米深,那么岸当然不会低于一两米。虽然不是处处都有岸边这么高,但考虑到周围的草都有一人高,不用说还有灌木甚至乔木,那么我要求土壤厚度平均不低于一米应该不算太过分吧?这么一来,我们需要(除掉两个水池以外)约700立方米的泥土,和100立方米(即100吨)以上的水。水我们不管他,大概是天上来的,700立方米的泥土是从哪里来的呢?中央公园。而700立方米的泥土是怎么进入屋顶的呢?这个花园是从进入屋顶的正常通道被封以后开始建造的,也就是说,是从大钟3点那里的小洞,踩着3吋宽的指针在一分钟的时间里走到墙壁,再攀爬到下面楼顶这样的途径。愚公都要拜他为师了,毕竟人家愚公不走钢丝的。这样的行为最多进行到1921年为止,从那以后,泥土的进入方式是来自34楼7英寸宽的窗户缝。“再装点儿,再装点儿!”“拜托,我一次只能伸出去一只炒菜勺!”不过,当然,这个行为大概只搞了一天,或者一天都没搞,除非他在台风天也作业。所以说,所有的700方土,都是拿小筐儿夜以继日(或者正确地讲可能是日以继夜)地用走钢索+蜘蛛侠的方法运上去的。……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慢着,是说那个配合作业的枉死鬼的日常工作是在中央公园偷挖泥土和采集植物标本吗?一直挖了700方之多?好吧,让我们抛开以上那些庸俗的观点……这本书是讴歌爱情的呀!o'rly?好吧,这本书是写给建筑家和诗人的,是写给摩天楼交响乐的!男人的浪漫,就是酱紫。PS,我十分想知道此时尚不知忧郁症为何物的快乐青年为何八年后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忧郁症患者,是因为那个“一生中最大的秘密”吗?PPS,看完此书很怀念纽约,希望有空能再去。

岛田庄司最伟大的作品——《摩天楼的怪人》与岛田庄司的创造

我们有理由相信,任何作者的创作,都是有一定路径可循的。一位作者,如果他的创作思路始终停留在对世界的一种认知上,那么他离枯竭就不远了。有长远发展的作者,思路多变、认知繁杂,乃是世间常态;期以一时而生一世之奇想,不仅毫无意义,也不现实。《摩天楼的怪人》在岛田庄司创作历程上的地位,必须从这个角度来论述。岛田庄司虽然被归为“推理小说之神”,但仔细考察他的作品,其实他在文学上能够令人可以接受,是很晚的事情;他的作品,不断演进的痕迹非常明显。最早期的《占星术》、《斜屋犯罪》都是诡计严重强于故事的急就章;虽然笔者认为《斜屋犯罪》是反映洋馆推理类作品诡计构思极限的两部作品之一(另一部是《钟表馆》),但故事情节严重的缺漏,令这部书无论如何不能算是文学上的佳作。《异邦骑士》有构建故事的想法,但却昙花一现。整体来讲,1980年代,岛田受迫于形势和能力,一直困在吉敷竹史系列吉敷竹史系列里走不出来。吉敷竹史系列,对于岛田的创作来讲,最大的限制莫过于故事的背景。吉敷竹史不过一位警察,奔走调查尚堪驱使,学贯东西、纵览科学,绝无可能。岛田这一时期可能也不具备足够挖掘“本格Mystery”内涵的知识储备,有心无力。因此吉敷竹史系列陷入旅行推理,构思缺乏新意,多为简单机械诡计或普普通通的本格诡计,也是常理。唯一在诡计上有所突破的是《北方夕鹤2/3》,采取了“岛田流”的宏大场景包装。但也不过如此而已。吉敷系列面对的另一个重大问题是,故事的气氛和诡计脱节严重,各自存在。即便是全书较为流畅的《北方夕鹤2/3》,也仍然有此问题:“铠甲武士”、“楼间秋千”、“夜鸣石”和通子的安危,彼此之间缺乏人文上的联系。《奇想天动》试图改善这个问题,回归到日本文学中对战争的思考,以“白色巨人”和瘦小老头之间的对比来尝试表达深刻主题。但这个对比,最终只是建立在书末的几句话,故事里穿插得太少。当然《奇想天动》还有一个麻烦是作品太短,历史背景展现太少,人物脸谱化太厉害,这也是和岛田的写作能力相关的。步入1990年代以后,岛田的精力转到了新御手洗洁系列上。《异位》笔者尚未阅读,不敢置喙。其余几部,仍然没有脱开故事情节、气氛的阴影。其中最为人所诟病者,莫过于《水晶金字塔》里连篇累牍的知识介绍,而且这些知识介绍与故事本身关系比较有限。可以看到,随着知识储备的增加,岛田开始在作品里关注较为深刻的人类社会,提升推理小说的关怀了。《黑暗坡食人树》对战后统治的看法,就是一个例子:一个外国人到日本来,以日本女孩的人体绘制心中的图景,这是一个多么强烈的反殖民主义隐喻啊。但这几部小说,大家仍然只是称赞诡计设计跨时代、惊天动地,没人说它们文笔凝练、可读性强。换句话说,不响。由于故事本身的巨大问题,新御手洗洁系列虽然诡计很超前,但在文学上仍然有很大的欠缺。最重要的是,这条路走不下去。读者可以接受一次《黑暗坡食人树》里面汪洋恣肆、来自自然环境巨变的巧合,但不代表能接受多次。《眩晕》尝试在叙事技巧上下功夫,这只是雕虫小技,也不可持久,何况他的弟子在相近的时期里也发表了类似的作品。《水晶金字塔》把建筑物空间的奇思妙想发挥到了一个高度,这同样只是仅限一次的伎俩。岛田肯定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1993年发表《异位》之后,数年里极少发表长篇作品。唯一出版的《龙卧亭杀人事件》,诡计构思上注重巧合,但并不惊人(部分原因是龙卧亭的建筑物结构不太清晰),又露出了吉敷竹史时代的构思问题,疲态尽显。都井睦雄和怪异的狙击方式之间的联系太单薄。幸运的是,岛田庄司在2000年以后,在故事整体构思和写作上终于超出了以前三个部分的问题,完成了从一位不错的推理小说作家到推理小说之神的转变。在20世纪头十年,他发表了两篇足以将自己提升到大师级别的重量级作品。一部是《螺丝人》,一部就是《摩天楼的怪人》。《摩天楼的怪人》这部作品为什么非常重要?原因有三点。其一,叙事风格上全面收敛,对节奏把握看得很重。其二,诡计为配合故事整体而出现,不再为了迎合诡计而编造完全不具备感染力的故事。第三,mystery与历史紧密结合,不再自己构筑杀人迷宫。小说不同于论文,不是有前卫想法和论证就能成立的。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必须有能够打动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必须用一种令人愉悦的方式讲述。对于本格推理小说,要求它有扑朔迷离的谜团和独具匠心的诡计。对于推理迷来讲,谜团、诡计,是推理小说的魅力所在,是大家追求的核心。然而在我看来,这恰恰是推理小说创作中最大的陷阱——把诡计花样翻新看得太重,其实是极为违背常理的。立意优先于诡计、顺着立意和故事背景来构造诡计,才能创造出优美的小说来;反过来的结果,只能是写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东西,读者读罢除了叫喊坑爹或者牛叉以外,别无意味。1980年代写《斜屋犯罪》和1990年代写《黑暗坡食人树》的岛田庄司,正是落入了这个陷阱里,而且他自己要为这个陷阱的出现稍微负点责任。推理小说要什么立意?这个问题解答不慎,可能是导致推理小说普遍变成长篇谜题+解答型应用文的重要原因。文以载道,言说以明志,本是文学用以打动人的本质东西。同样,推理小说如果不能书写真情实感(无论是震撼古今的家国天下还是随处可见的邻家琐事),仅仅追求诡计的繁复、宏大、新鲜,这种文学体裁就离死亡不太远了。早年社会派小说的崛起,正是本格推理死胡同的真实写照。除了推理迷这种又穷又刁的人以外,还会有谁对繁复的诡计感兴趣?人们需要的,只是出人意料、奇想怪谈而已,诡计的构建,关键在于让前面设置的悬念有放有收,过火的结果只能是玉石俱焚。《摩天楼的怪人》的立意,恰恰是岛田所有作品里最明晰、最不会引发争议的一个:城市的历史想象。摩天楼的初次设计,是1920年代的外观、标志着现代文明的电梯和大钟、还有标志着过去的埃及风格内饰。这是一个凝结着过去与现在的结晶。随着时间变化,摩天楼被别的楼超过,周围沧海桑田,它自己也几经改造,无复昔日模样。全书最为不可思议的情节是,岛田不仅勾画了一个过去和一个现在,还以二十世纪前期人类的思路勾画了一个未来:具有空中巴士站的摩天楼楼顶。这正是城市化演进的极大隐喻。而且不同时期的人类历史缩影,同时存在于一个建筑物里,就连电梯都是古与今共存。其中浓郁的文学隐喻、对城市的关怀,是非常强烈的。岛田庄司在后记里自承这部作品的构思是在摩天楼上耗费多日完成的,此言有一定可信度。因为这部本来名为《狮子大道》的作品,故事结构和舞台有鲜明的城市化、纽约化色彩。这样的平台,配上高塔之上俯瞰风景的纵深感,进而发千古幽思,是顺理成章的。说明白立意了,接下来第三点就可以讲明白了。推理小说最大的弱点,在于难以让读者感动,亦即故事情节与气氛的感染力不好控制。荒郊野外的幽灵洋馆,人迹罕至的汪洋孤岛,与世隔绝的穷僻山村,被用来书写了多少光怪陆离的诡计啊,但是这些作品里,能让读者掩卷之后,记住作品的构思而不是单单记个机械诡计里绳子结法的,数亦不多。究其原因,在于作者很难用诡计来唤起读者的同感;或者说:“你这么麻烦,杀个你自己编出来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摩天楼的怪人》在这方面的优点,就是成功地制造出了一个读者可以深入思考的语境。城市的厚重,读者如果认真阅读的话,是有感觉的。在岛田的笔下,摩天楼里有女演员芳华消逝的岁月,有人流来来去去的影踪,有惊骇莫名的怪谈,有引领时间的伟大机械,有纽约第五大道的空中重现,还有一位老人的不朽情怀。光荣与寂寞,真实与虚幻,在这个建筑空间里一幕幕上演,其份量是很重的。这建筑物里的事情,凝结着纽约乃至全人类的历史,比之某些作家杜撰的荒郊野外机械诡计,感染力相去不知凡几。而且别忘了,情感主题在这里只是摩天楼舞台上的配角,东野大叔的催泪弹手法,在这里不过是台上的一幕戏罢了。最重要的是,《摩天楼的怪人》里的诡计,和故事的立意高度契合。如果将这部作品的诡计单独拿出来讨论,会发现它颇为荒诞不经,严重违背公平性:——谁杀的人?——答:女演员。——怎么杀的人?——答:走过去的。——女演员在高层,死者在低层,怎么过来的?——答:坐电梯过来的。——停电了,电梯不动,怎么坐电梯下来?——答:边上还有一部自带发电机的电梯。问题在于,推理的公平性,是一个压倒一切的评价标准吗?岛田很早就已经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了。试看新御手洗洁系列出炉到现在,岛田是否还在注意让诡计一定可以逆推?鬼才会坚持这种观点。奎因以降,费厄泼赖已死,谁想再费尽心机搞读者推理,“后期奎因问题”足以粉碎他的梦想。离开了公平性以后,诡计的构思,就可以向故事立意贴近了。《摩天楼的怪人》事实上根本就没给读者作自主推理的空间。停电时摩天楼陷入一片黑暗、电梯停摆,标志着人类文明的沉沦。而女演员能够乘着一个上世纪的东西降落到地面(现实),处决那个亵渎了时代荣光的罪人,然后从容返回,这正是一种“城市之善”,标志着“人”在“城市”中的“新生”。岛田在此表达的,并不是要向读者展示一个宏大的、新鲜的杀人方法,而是要表达城市“人”如何能够在历史与现实交错中、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屋顶人的帮助)而保护内心的理想。这种诡计,不比单纯以繁取胜好多了么!事实上,可以看到,优先考虑立意,让诡计臣服于故事立意和情节,这是岛田在2000年以后一以贯之的创作思路。《俄罗斯幽灵军舰之谜》、《魔神的游戏》、《开膛手杰克的百年孤寂》,均先根据历史、宗教文本决定故事大概格局,再根据格局书写具体诡计。《螺丝人》的情况微微特殊,历史感很弱;但关于脑科学的立意,也是岛田一直贯彻的。自此以降,岛田越来越多地关注现实、关注真实存在的事情,关注脑科学如何影响人类行为了,而像新御手洗洁四作品的这种为诡计而诡计的情况,除了《龙卧亭幻想》以外,在中长篇里再难一见。应该说,这是岛田的一个很大的突破,将推理小说的格局大大升华了。推理小说再也不是复杂谜题的书写了,甚至也可以不是复杂动机的书写了。推理元素的呈现,成为了作者构筑故事的工具。诚然这样做可能并不圆满,例如《俄罗斯幽灵军舰之谜》里对苏俄的明显恶意想象,《利比达寓言》里对民主制度的乌托邦式美化,都反映出岛田在知识上的缺陷。但至少,推理小说的创作别开一天地,正如御手洗洁攀上那描绘着人类绚烂未来的摩天楼天台一样。另外,需要指出的是,书中说乔蒂·沙利纳斯葬于皇后区大桥附近的森林小丘墓地。然而事实上,Forest Hills距离皇后区大桥颇有一段距离,该社区内部也没有墓地。距离Forest Hills最近的墓地是Saint Johns Cementery,不过我觉得大概是找不到乔蒂·沙利纳斯的墓的,巡礼的同志量力而行吧。

高耸入云的祈祷

我个人对于摩天楼这种建筑还是怀着敬畏的感情的 没有去过美国 去年曾经在东京都厅顶端的瞭望台张望过 那时觉得自己距离天空的距离反而比地面还要近 云朵仿佛触手可及 而脚下的房屋 车流 以及整个人间 却显得渺小无比 我也喜欢站在摩天楼的底端向上仰望 摩天楼从某个角度来说 就是给大家仰望的吧 这种建筑算是人类所创造的某种奇迹了 像悬浮在空中的城镇 我们仰望的时候或许会发出和岛田一样的惊叹 这是献给神的礼物于是这次岛田把舞台放在了曼哈顿这个拥有最密集摩天楼群的地方 并且炫目的安装了应接不暇的神奇谜团 这是关于一座幽灵大楼的故事 女演员在高空的密室里相继死亡 戏剧制作人被楼顶的时钟的指针切断头颅 在某个夜晚 所有窗户同时碎裂 和碎片一切坠到地面的还有大楼的设计师 而他的口袋里有写着埃及象形文字的纸条 纸条破解出来的内容是要杀某个人的指示 却与现实相矛盾 在三十几层的窗户外漂浮的全身透明的幽灵 在杀人后消失在楼层密室里的幽灵 还有最核心的 在停电的十五分钟往返于三十四楼和一楼的凶手 在这些谜团里 除了那张纸条用象形文字写我觉得有点故弄玄虚之外 其它的解答都很巧妙 让我觉得很过瘾 核心谜团的解答更是糅合了纽约的摩天楼发展史 那个手法看穿的人应该不太多吧虽然写于零五年 但却是御手洗年轻时的事件 这次的模式和以往的推理小说不太一样 凶手一开始就知道了 并且凶手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完成不可能任务的 她说自己借助了幽灵的力量 听见了恶魔的呐喊 她主动向御手洗挑战 请他解开自己身上的谜团 不过没有等到真相她就逝去了 御手洗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 而且在黄泉里她也不会寂寞 因为在冒险之旅的尽头 等待他们的是温情的掩藏在枝繁叶茂里的诗意与爱意和歌剧院怪人相比起来 本作与它确实只是最表层的相近 内核则完全不同 不过本作的叙述有些拖沓 加入了很多关于历史和建筑史的介绍和对白 这些段落如果不喜欢 快速翻过也无妨 但大概也正是这些元素 是本作像一本小说而不仅仅是推理小说了

「不能告诉石冈童鞋的一段往事」——无泄底书评

好吧一开头就是标题党,不过这句话概括了本书最大的看点,恩恩。本书依旧是典型的岛田式写法,布局宏大震撼,解答差强人意,感觉上比较像「黑暗坡食人树」。虽然这本书的诡计解答比经典岛田的差上不少,但是书中出现的某男主角(当然不是说御手洗更不是说「我」,而是最后才被揭示的「幽灵」)设定、雨夜爬楼的惊险场景和文末最终的煽情都为本书加了很多分数,所以迷诡两星,情节五星,总评三星半这样。先说情节安排。双线的设定来回切换至曼哈顿的1969年和1921年。先是御手洗的1969年线,年轻的哥大助教被一位即将病逝的名伶挑战,要求其解开四十多年前剧团经理被杀之谜。伊先是宣称了一直帮助她除掉障碍的「幽灵」的存在,随后更是表明案子就是她做的,而在那停电的一夜,她在「幽灵」的帮助下,在十五分钟往返与三十四楼和一楼并枪杀了经理——不负责任得扔下了这个包袱后名伶辞世,御手洗莫名其妙的接下了解密的任务。接下来是1921年的曼哈顿警官线,期间发生了三次疑似自杀的女演员豪宅死亡事件、剧团导演被钟楼分针残酷断头事件、剧团经理被枪杀事件和摩天楼设计者坠楼事件——每一桩的案子都有解不开的问题,而每一个被害人最后都指向与四十年前的名伶有关,但是警方无法找到证据最后不了了之。然后切回御手洗线,为了确定子弹膛线痕的一致性,御手洗找到了四十年前的警官,两颗火热的心,哦不是,两颗子弹终于碰在一起,确定了名伶的作案。最后一个部分就是所谓的雨夜爬楼,御手洗和基友再一次找出了「幽灵」的真相,并且解决了本书中庞大而关联的谜团。而伴随着各种煽情的桥段(这里请自己看书),真相被御手洗埋葬。再说迷诡设定。本次的谜题数量多到吓人,按案发的时间顺序来说:第一个迷诡是所谓「幽灵」的存在性;第二个是女名伶在一小时内往返中央公园之谜;第三个是两起极为相似的女演员「自杀」事件的真相,也就是所谓的伪装成自杀的「密室」手法破解;第四个是核心迷诡,也就是本文卖点之一的所谓「十五分钟往返与三十四楼和一楼」事件解密;第五个亦是核心,大楼设计者在雨夜坠楼同时玻璃窗全部震碎之谜;前五个都是1921年的谜题,而之后的则是1969年发生的谜题,第六个谜题是女名伶去世时窗口出现的幽灵幻影之谜;第七个谜题是大楼设计者身上留下的神秘埃及符号之谜;最后是私人医生在楼道密室中被枪杀之谜。以上八重谜题中,御手洗最终通过埃及字谜的破译和二重解读找到了「幽灵」的所在,从而解释了几乎其他的所有问题——但是请勿太过期待,大部分的解答都是天雷滚滚,比如幽灵幻影之谜和伪装自杀的密室之谜,不得不说很有北山的风范。另有值得一提的是,第四迷诡解密的关键在文章前半段根本没出现过,其解释也非常令人无语,可谓是绝对的败笔。三说本书亮点。我不太清楚从小说内年表来说这本算不算是御手洗的第一篇,但是是年二十一岁的青春助教和美国基友第一人称视角设定还是活活地亮瞎了在下的狗眼,且不论占星老湿住在「男同志区」依然淡定自若的高风亮节,只是听到那一声声象征跨国友谊的「洁」已经足以销魂。而文章最后的桥段,御手洗童鞋雨夜爬楼事件,恐怖而紧张的场景描写加之不解风情的老美基友从傲娇到最终屈服的过程,让我不禁为石冈童鞋的地位捏了一把汗。所以说就算没有石冈没有玲王奈,少年御手洗一样能满足各种读者的各种猎奇心态。(本段严重误)最后来说问题。首先我想质问岛田老湿,您辛辛苦苦创造的曼哈顿地下二万里共产主义王国后来去哪里打酱油了呢——我严重怀疑其实某迷诡的设定原本是和这个地下王国相关的,但是最后岛田大神自己圆不上了只好草草地处理成了雷。然后是某核心工程的设定(这个不能说),虽然依旧是宏大感人,但是只能说岛田在这里又自己抽了自己一巴掌——尤其在针对摩天楼的某设定(这个也不能说)之后,这个核心的工程的施工只能成为理想,根本不可能被短期完成,所以这本书其实基本上是扯淡。核心诡计太令人伤心了,我之前骂过了不表,值得一提得还有密室杀人的处理,问题一样是可行性非常之低,基本上也是蛮说蛮去。而回过头来看整本书,「幽灵」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理想主义或者说是挑战概率的写法,所以大家也不用太计较本书迷诡的可行性和真实性,反正岛田大神的风格大家也应该都习惯了。

随便啰嗦几句

这本书马上就要转手让人了,在这本书还在手上的时候赶快写写评。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就像一匹野马,精力无限,也喜欢到处去蹦跶。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人就沉稳下来了,其实是想蹦跶也蹦跶不了,因为身体禁不起折腾了。在岛田庄司的小说中,御手洗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年轻时的几个案子,咱们的厕所大人还亲自去调查,亲身去冒险,可后来去了斯德哥尔摩当了大学教授之后,基本上查案子也仅仅使用电话遥控解决了。《摩天楼的怪人》发表于2005年,这时的岛田庄司都快要60岁了。人一老了,就总喜欢怀念年轻时到处去蹦跶的快乐时光。现在虽然人老了,可幸运的是岛田老师是个作家,身体蹦跶不起来,就让自己化身成年轻的厕所君在小说中去冒险。在这部小说里,厕所君雨夜中爬楼的桥段着实让人感动。让人有一种“这就是青春,青春就应该这样去得瑟”的激动心情,恨不得自己也找个什么建筑爬一爬。岛田老师从《斜屋犯罪》开始,就对“建筑”怎么融合到“本格推理小说”产生了兴趣。不过,对于“建筑”也只是知晓一些皮毛,若仔细研究,岛田这些专门用在推理小说中的建筑,也只能存在于想象中,实际上可能只是空中楼阁。不论这些建筑是否真的存在,其目的则是为了构建一个宏大的本格谜团。只要设下一个或数个华丽的谜团,把“岛田流”玩好,给读者们先哄住就OK,至于解答是不是坑爹已经是岛田老师也无法Control的了。这本书比较牛X的地方在于使用了全彩的摩天楼插图,摩天楼的恢宏气势都给呈现出来了。这部书写得很厚,一展岛田老师的灌水才华。其中最引人垢病的是“地下王国”那部分写来是有什么用的?这部分让人摸不清头脑。兹认为,写这部分其一是为了迷惑读者,将读者的目光吸引到地下去,而不是XX(此处打码)上。其二就是一展岛田老师的天上地下无人能敌的描写本事,这样书就可以写得厚一点,价钱也会定得贵一些(岛田老师您去曼哈顿的旅费不够了吗?)。其后果就是这本书超级贵,最终还是分担到消费者头上了。这本书的谜团设定了很多个,很吸引人。像什么“窗外的幽灵”了,“停电时往返34层杀人”了,“大楼设计者雨夜坠楼,同时窗玻璃全部破碎”了,还有“幽灵的密室杀人”什么的。谜面华丽到让人差一点Hold不住,可读完却感觉解答十分坑爹。其中一个是某种自然现象,这个诡计还不错。其中另一个诡计的解答居然在《螺丝人》的后记里,太特么坑爹了,我就是按创作时间顺序先阅读的《螺丝人》,你叫我情何以堪?厕所君对于这些谜团的解答也是直接说出答案,这不能算作是“推理”,倒像是“蒙谜”了。却正好应了上面所提到的“岛田流”的写法,所以对这本书的解答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就是了。书中有“过去”(1921年)及“现在”(1969年)双线操作(岛田老师,你也喜欢打魔兽?有时间切磋一盘),本书写的是发生在美国的事件,行文却没有欧美之风,还保持着岛田庄司的东方特色。书中有一段落宛若奎因附体般逻辑流推理真的很赞,只是这么赞的逻辑流却不属于厕所君推理得出(难道厕所君的逻辑流都在前一作《螺丝人》中用尽了吗?),未免让人不满。不可否认,岛田对于摩天楼确实做过一番研究,否则也写不出这样一本书。引用既晴导读的一段话:“岛田又将本作中的难解谜团,直接指涉于纽约的摩天楼建筑发展史,试图诠释此一聚汇史上最高文化、才智、梦想与欲望的结晶之大都会区,之于人类历史的意义。掩卷之余,抬头仰望矗立城市里的高楼巨厦,也许对人类这种生物,又会多了一丝无法言喻的体会。”读罢,我也掩卷长叹,又被岛田庄司坑了一次。

掌握许多物理化学知识有助于写推理小说

许多的玻璃发生爆炸,窗外不时出现的骷髅头和透明的身体,这两个诡计真的十分有趣的,但是不掌握一些基本的知识,是无法设计出来的。岛田老师懂得真多。瞬间从34楼跑到一楼的最后解答略坑,只能说当时的警察太缺乏对电梯的了解了……许多人说书中写那段地下王国是有什么用,有的人说是纯灌水,骗稿费……哎,不懂稻田老师的良苦用心啊,其实,一是起误导读者的作用,让读者以为诡计是发生在地下的,二,书中最后也说了,我们脑子想象不到的地方住着各式各样的人(书中原话),岛田老师借书中人物之口,来表达出既然有人可以住在地底,为什么不能住在……呢?

岛田庄司之摩天楼的怪人----荒谬,不合理(微剧透)

岛田庄司的新作,摩天楼的怪人,被某些fans誉为岛田"神之回归","四大奇书". 抛开这些不谈,我来说说这本书有多少情节不和常理.1. 乙肝病毒最早是在1965年被Blumburg发现.但Blumburg称之为AuAg(直译为澳大利亚抗原). 注意,那时Blumburg还不认为Heptitis B是一种病毒. 直到1970年,Dane才用电子显微镜发现了这种病毒. 乙肝病毒能诱发肝硬化,直至肝癌,这一假说最早由Kew在1978年提出.(70年代,Prince等人发现了乙肝感染,与肝癌两者之间有关联). 这一假说在80年代被成功验证.那吗,问题来了. 书中位于1969年的御手洗洁,是如何知道,有一种"病毒",能够引发肝硬化,直至肝癌? 未卜先知? 御手洗先生真应该成为院士啊...2.关于氯化银成像问题. 好吧,我们先不说氯化银构成的玻璃(底片),曝光后能跳过显影,定影这两个步骤直接显像. 那么氯化银底片,为什么还能保存动态的"幽灵"影像呢? 而且历经过50多年不损坏?3. 蒸汽电梯的问题. 用蒸汽驱动的老电梯,真的能够在十分钟内往返34楼和1楼吗? 如果计算凶手从电梯抵达现场和用来瞄准的时间,还有被害人的通话时间,这十分钟真的很紧张啊!4. 当一个人悬空挂在34楼的窗户外面,他能够从容的瞄准室内的目标吗? 更别提凶手是用什么"潜望式瞄准镜"进行瞄准的. 还有,杀完人,凶手还能从容的把凶器丢到被害人身边,并让被害人的手沾上煤渣? 那个无敌的机械手让我很无语.5.凶手自从1921年就未曾接触现代社会.那么他为何将女演员的死(因肝癌病死),怪罪于没有诊断出肝硬化的医生? 1921年我想学界对肝癌的定义还不够完善. 这医生死的冤那...其他欢迎大家补充.

御手洗最差的一本没有之一,无法理解的3大疑问(剧透慎入)

岛田的中文译本,几乎全部都看过了。御手洗系列、吉敷系列和非系列作品,只要用中文译本,全部都会拿来翻看。可以说,《摩天楼》是岛田最不用心、创作最差的一本,至少是御手洗系列中最差的一本。最差,主要体现在内容上,逻辑和硬伤bug1、 大家共鸣的最大bug,无疑是中间那段共*产*主义者的地下宣言,地下的国王,从装扮到经历(参与一战)到个性,基本都指定为后来的建筑师奥森。到最后奥森出场那一段,我一度以为会和《异位》里插入的40s上海人鱼一样,在后面来圆谎。结果岛田大师连这一点也懒得做的,直接拿那部分换稿费;2、 女明星明明是知道并记得乘坐货梯下到一楼的,只是不明白在停电中为什么可以到一楼、并把这认为是幽灵的召唤而已。结果在她的自我陈述中,直接模糊过去了,让读者误解以为是她连怎么去到一楼的都不明白。这有点犯推理大忌了:未能把所有条件罗列在读者面前。如果这本书足够本格,岛田敢在这插一句“现在我郑重的挑战读者”吗?估计要被读者骂死;其他还有生存问题: 吃色拉能不能活下去、冬天有没有植物、水里是否有鱼这些;还有物理问题:蒸汽电梯能否来回、定影成像可否实现等;数学问题:顶楼面积问题等,在上述两个疑问中,都不那么重要了。至于社会派的人文性,也许岛田老师是想尝试的,但结果太差。仅是动机,就让人感觉很不真实,这也带出我第3个疑问3、 奥森作为在西班牙长大的美国人,为何非要去参加一战?从必要性角度,他是有一定名望建筑大师,国家不会指令这样的人必须上战场,何况那时他已经在用助手替身了,没有被动必须去战场的理由;从主动性角度,无论去之前在小船的对话,还是最后对战争的陈述,都可见他是非常痛恨和排斥战争的,而一战又不是本土受侵略的自卫战。所以,对本书影响重大的主角参与一战这个事件,完全经不起推敲。除了动机,岛田老师似乎还想借书表达一些观点,例如shehui主义神马的,但实在生硬,而且不知所云。这一点和东野的不露痕迹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本书的主要意义,就是阐述了厕所君年轻时的经历,弥补了主角时空上的一些空白,并对其他几部书厕所所显示的一些技能做了补充。所以,如果你是岛田或厕所的忠实粉丝,建议去读一读;如果只是单纯的爱好推理,那么,还是别浪费时间了吧。

爬楼

最爱暴雨中御手洗爬楼~~~雨的描写本身已经让人深刻了,然后层层爬上去,完全缺乏常识的行动力及与某刑警的互动很让人心动。最后对于某人的那句话,温柔到死。


 摩天樓的怪人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