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女神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随笔 > 谣言女神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4-3
ISBN:9787800739637
作者:诺伊鲍尔
页数:231页

书籍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神偷”,神话故事
谣言的殉难者
“它本身就是神圣的”
声音的踪迹
信号
比水更湿
第二章 谣言女神,一个模式
最后一个贵族
眼睛,耳朵,嘴巴,羽毛
通辑令
谣言女神的家
红色硬纸壳里的资料
第三章 人言与听传中的空白
六个靴钉,两把铜号
在谣言的家中
活动的建筑
地中之国里的替身
卢默
谣言的外套
第四章 1917年的古典时期:现代与战争
不来纳的间谍
虚构空间的入侵者
新闻审查
神话形成的地方
第五章 标记或谣言诗学
奥尔良少女
特里恩特、多尔马根和其他根源
什洛芬施坦恩的标记
俄罗斯的马卡人
威悉河畔的特罗布里恩人
游戏与文化诗学
第六章 “谣言”及诊所和其他监督措施
谣言诊所
修辞
监督中心
监督的极限
第七章 寻找谣言的公式
心脏旁的枪声
病毒?
公式与功能
标语
谣言中的螺旋

内容概要

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生于1960年,居住于柏林。他的第一本著作《犹太人角色——19世纪的早期的戏剧与戏院》获得了1994年约阿希姆-泰柏塔斯奖。

作者简介

没有什么比喻比谣言女神更适合谣言了。它是一个奇特的矛盾统一体:它制造问题但却又是一种解释,和梦一样是,潜意识中的口号;它给社会带来混乱,但又为社会拟订准则,并监督人们对准则的遵守;它来自手无寸铁的人,但对于掌权者和经济谋略家而言可能犹如“炮弹” :它由凡人制造并存在于凡人之间,但却能拥有只有神才有的力量……谣言和人一样,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它也是一种复杂造物的结果,来自历史,影响历史,更阐释历史,无论是从外围到中心或是从中心到外围,谣言总能引发恐慌和迫害,带来对战争的恐惧或是对胜利的飘飘然,换言之,是谣言在制造历史。本书所要讲述的便是历史对谣言的回应。

图书封面


 谣言女神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2条)

  •     http://www.yculblog.com/trackback/0/1006180当我们谈论谣言女神的时候,事实上,我们同时在谈论谣言消息本身的内容和传播这种内容的媒介。按照诺依鲍尔的说法,“谣言女神指得是谣言现象在不同时代和不同文化背景中的表现,这些现象是社会实践家曾抵制或制造过的。”通过对具体谣言内容的描述,作者的目的在于描述一种长久以来作为冥冥中自有主宰的抽象力量的媒介。人们对于这种媒介的认识不断深化,这种深化体现在人们所描述的谣言女神容貌的不断变化。所以,人们对于像空气一样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谣言的认识是怎么样的,其刻画出的谣言女神的形象大致跟这种认识相差不大。人们印象中的谣言到底是什么样子?阿诺`施密特称A·Paul Weber是“我们最伟大的新版画家”,而这幅《谣言》是“达·芬奇之后最好的讽喻画”。 据说这幅画有很多类似的版本,最早的雏形产生于1943年,那时候德国的关键词是“第三帝国”。总的来说,谣言身躯庞大,面目丑陋,有大眼睛长鼻子高高竖起的耳朵,这是其完成窥视刺探的必备工具;其次,谣言的庞大身躯来自相互隔离但结构相同的廉价屋中无数面目不清之人的齐心合力,“许多不同的人讲述着同一件事。他们通过说同一件事成为一个组成成分不同时出现的多数。谣言的传播手段听传正是以这种别人在空间上的不在场为基础的。”这代表了一直以来人们对于谣言的感性认识。事实上,fama这个词在拉丁语中有两个意思。在空间层面上,它指得是消息、流言;而在时间层面上,它则是指消息在人们心中引起的联想,也就是“名声”。名声持续的时间是相对的:“在一阵嘈杂之后法玛便安静下来,英雄和二流子一样都会被遗忘。”在古典时代,法玛作为谣言的意义占据了中心地位,法玛成了谣言女神的名称。在《埃涅阿斯纪》中,维吉尔所描述的那个接受破坏埃涅阿斯和狄多女王美好恋情的法玛,完成自己的任务干净利落,如维吉尔所写:“她由于灵活而强大,在行走间获得力量,先像恐惧一样渺小,随后便长得直冲云霄,她大步走来,头顶在云朵中。人们说,大地母亲正是因为恼怒诸神,才为恩喀拉杜斯和克俄乌斯生下了这个妹妹,她走路迅速,生着灵巧的双翼,真是个怪物,可怕又巨大,身上长着羽毛无数,羽毛下仿佛奇迹般,有着许多警惕的眼睛,还有那许多舌头,说着话的嘴和偷听的耳朵。”诚如维吉尔所描述的,在《埃涅阿斯纪》之后知道文艺复兴时代之前,这段描述一直是谣言女神的标准像。走得快,长着翅膀,有羽毛,羽毛之下满是眼睛、舌头和耳朵,长着马蹄,手指有时候会冒火,面目丑陋。虽然其后一直到如今,法玛仍然是对谣言的恰如其分的指涉。但是,在文艺复兴之后,法玛迎来了一个树立自身全新形象的良好机会,她成了欧洲绘画中一个固定的比喻,出现在印刷品、版画和传单上。她通常宣告胜利的消息,更多时候她本来在拉丁语中时间层面上的意义占据了绝对上风,她代表着名声,并且通常是好名声,也就是荣誉。这时候,谣言女神的形象不再像以前那么丑陋,1586年亨德里克·戈尔茨乌斯所作的版画《谣言女神和历史女神》成为女神新形象的代表。画中下部的是历史女神,废墟、坟墓、骷髅代表得是时间和过去,女神的左腿膝以下部分插在一个地洞,象征历史植根于坚实的大地。(流言、神话如同泥沼,历史应该尽量避免之,甚至是那些看上去像事实其实只不过是再阐释的东西。历史在泥沼中是站立不稳的,只有在事实的基础上才能具有切实的意义。)女神旁边的鹿象征着大自然的循环,而历史女神上方飞舞的则是谣言女神的身影。她仍然有翅膀,翅膀上仍然有眼睛等各种小饰物,但是她手中的两只长号意味着她身份和地位乃至象征意义的巨大变化。在许多作品中,谣言女神手中的两只长号,一只颜色亮,代表好名声;另一只颜色暗淡,代表坏名声。当谣言女神吹响代表好名声的长号之时,她已经成功转型为荣誉女神。好名声依靠道德才能实现,能否将自己的好名声写入汗青,取得永久性的荣誉完全取决于女神的长号要为你鼓吹多久。历史女神的左手中举着一团火,火中升起一只凤凰,凤凰是不死重生的象征。什么能够对抗死亡,图中的石墩上刻着:“任何事都逃不过死亡,只有道德能与它抗衡,成为不会消失的力量永存后世。”法玛,漂浮在历史女神上空的谣言女神,这时候完全成了根本的伦理原则。当谣言女神,不,应该称之为“法玛女神”成为名声和荣誉的象征的时候,谣言中所谓的“有人说”的“有人”缺席了,听传系统中出现了一大片空阔地带,一片空白。谁来取代法玛女神,继续表达人们心目中对于谣言的理解呢?其他一些比喻性人物接替了谣言女神的特征和功能,在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开始象征谣言和听传,他们是谣言女神的替身。拉伯雷曾经描述过一个模样奇特的驼背小老头,他叫“听传”:“他的嘴一直咧到耳朵根,嘴里有7根舌头,每根舌头又有7个分叉。他同时用这7根舌头说着完全不同的语言和事情,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头上和身上其他地方一样长满耳朵,和阿尔戈斯的眼睛一样众多,另外他还又瞎又瘸。”看起来这个残废的老人不能眼观四面,也不能奔跑如风,作为谣言的代言人可能威力大减,但是,在他周围有无数男男女女,“听传”通过他的这些崇拜者将自己的能量如同涟漪一般无休止的扩散开去。17世纪初,Cesare Ripa写了一本《圣像学》,这本大纲式的书籍内容广泛,书中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作家和雕塑家收集了古典神话方面的内容,所以这本丰富的神话大纲成为当时一个重要的圣像档案。卢默(Rumor)出现了。“卢默代表危险,这个词是骚乱的象征和概念,它不光指以潜在或紧急讯息的身份出现的谣言,同时也表示个别说话人和传播者出现在某个地方并聚成一群的时候会出现的情况。”而这时候的法玛女神,牵着飞马帕伽索斯,这匹飞马被视为消息与速度的象征,法玛女神科阿拉(Fama Chiara)专职象征好名声了。古典时代对谣言不同层面的描述,终于在文艺复兴时代被转化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物,这避免了法玛女神精神分裂,也使得后来的人终于可以专心致志对付卢默这个坏家伙。对于Rumor的机理的分析,控制措施的研究,在一次世界大战将1917年变成一个新古典时期的时候,迎来了全新高潮。
  •     这本《谣言女神》,完成了一个似乎不大可能的进行的任务:对谣言的研究。不大可能的原因来自于谣言的一个重要特点:听口相传,不流形迹。按照作者诺伊鲍尔的考证,谣言女神的原名叫作FAMA,这个拉丁词的意思比较复杂,既包括名誉,公众看法,也包括流言蜚语,谣言,好的名声和不好的名声都有,既指消息本身,也指“消息在人心中引起的联想”。她的具体形象,端的是举世无匹,骇人听闻,可以用伟大诗人维吉尔的诗歌来形容:“她走路迅速,生着灵巧的双翼,真是个怪物,可怕又巨大,身上长着羽毛无数羽毛下仿佛奇迹般,有许多警惕的眼睛,还有那许多舌头,说这话的嘴和偷听的耳朵。”似乎所有的研究都会从古希腊的著名故事说起,本书就是例证,这个故事被多次用来教育人们:不得妄传听言。故事发生在公元前413年10月,一名在雅典港口讨生计的理发师急急忙忙奔入雅典城,去发布雅典海军全军覆没的消息。战争是人们所关心的,但是这个传播凶信的人,却不为人们所信任,可怜的理发师不能让人们相信他的话。雅典的理发师原本就好搬弄是非,何况他又不能证明这个消息,甚至忘了是谁告诉他的。理发室里人来人往,他早就习惯了人云亦云,虽然历史证明这次他说的是真话,但是他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地点,以及主题。愤怒的人们将理发师绑在车轮上,一直折腾到消息被确证为止。得到正式消息的人们四散开来,着急奔丧去了,只剩下可怜的理发师仍然缚在烈日下,他也许在想今天霉运由何而来,甚至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诺伊鲍尔在千年之后往回观望,目光落在那个理发师身上的时候,明白了谣言的一些特征。他觉得理发师倒霉就倒霉在没能确证消息的来源,因而被人当作了谣言传播者,假如他能够说出是谁说的这件事情,也许后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说出听传来源的理发师,不过是消息传播的一个环节,“某某人说过”这样的词,完全可以将传播人——当然也包括我们可怜的理发师——保护的毫发无损。 无论是在雅典还是在今天,言说者都可以轻易地用“别人说过”来将自己隐藏在谣言女神的羽翼之下,而谣言的确证可以通过“大家都说过了”来进行。这是谣言的一个重要特征,它可以将自己保护很好而且造成巨大的伤害。我在书中见到的一个谣言女神的形象,就是全身铠甲上披满武器,正欲搭弓射箭。其他的则大多举着长号,随时准备大吹特吹。谣言的来源都是别人,发生地都是遥远的未知地,或是古代不可见的海上,或是现代不可见的工业系统,而内容都是与日常生活相关的。比如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最近在印度的农药事件,尽管两家公司都不断辟谣,但是印度人还是将信将疑。我相信这绝对是谣言,因为类似的故事,在美国已经传了将近半个世纪了,只不过主角由农药换成了小老鼠。汽水公司或许会因此失去印度的市场,这也毫不奇怪,因为谣言的杀伤力实在可怕。这种可怕来自于日常生活与秩序的确定性与。诺伊鲍尔甚至声称,“谣言是国家权力的敌人,秩序的对头。”所以两次世界大战的重要一部分,就是双方相互的宣传,美国也曾经为消除谣言,专门设立过“谣言诊所”。近代哲学与社会学对于日常生活的研究,已经开始关注到这一点。具体说,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是有一定秩序的,这样我们才能够每天按照规则来从容面对这个世界。如果有人告诉你,每天你习以为常的事物忽然不再是那个样子,而是某种异类,这绝对是一个刺激而恐怖的事情。而且这种刺激与恐怖也几乎适用于每一个人,因为日常生活几乎都是一样的,我们喝着同样的可乐,看着同样的电视,吃着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蔬菜水果大米,乃至调味品等等。这就使得谣言的传播如御风而行,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会成为全国皆知的秘密。而且谣言距离始发地越远,也就传播得越发顽固。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就是谣言内容的绝佳例子。当然,载体也可以是电脑屏幕,因为谣言的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会随着传播地点情景的不同而删减和增加适当的内容。如此我们可以来看诺伊鲍尔的谣言定义了,它是“人们所描述的那种随历史发展而变化的习俗,可以是截然不同的各种现象...还是在某一群体中以听传或类似的交际方式传播的信息。”它是一种人类不可避免的疾病,套用一句电影台词,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谣言,尤其在现代陌生的城市社会。版画家保尔-韦伯的名作《谣言》就描述了这种场景:无数的头和面孔组成的巨大怪兽飘行于城市间的高楼大厦,而且越来越多的头和面孔正在加入它的身躯,怪兽面貌可憎,气势汹汹——看,它来了!

精彩短评 (总计17条)

  •     比较浅 好像一直在讲故事似的 不够深入 认真 有些敷衍
  •     从神话学角度来写谣言的源流演变。只是“女神”这个比喻真讨厌。
  •     互联网是数字时代的听传,谣言女神的辉煌时代才刚刚开始
  •     和新闻舆论有关的书籍阅读
  •     胡百精推荐
  •     在看你的“红”的评论中偶然撞到这里。
    没看过这本书。不过不知道你是不是知道Meme,是Richard Dawkins对于文化、宗教、信仰等等之所以传播的一个比较好的解释。
    这里有个Wiki:
    http://en.wikipedia.org/wiki/Meme
  •     交代缘起的部分比较多,不过了解一下也是有益处的。作者其实还可以关注一下故意制造和散布谣言这类现象,当下把造谣当干坏事的铺垫的太多了,人为塑造公众认知,对社会的危害实在不小。
  •       http://www.yculblog.com/trackback/0/1006180
      
       当我们谈论谣言女神的时候,事实上,我们同时在谈论谣言消息本身的内容和传播这种内容的媒介。按照诺依鲍尔的说法,“谣言女神指得是谣言现象在不同时代和不同文化背景中的表现,这些现象是社会实践家曾抵制或制造过的。”通过对具体谣言内容的描述,作者的目的在于描述一种长久以来作为冥冥中自有主宰的抽象力量的媒介。人们对于这种媒介的认识不断深化,这种深化体现在人们所描述的谣言女神容貌的不断变化。所以,人们对于像空气一样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谣言的认识是怎么样的,其刻画出的谣言女神的形象大致跟这种认识相差不大。
       人们印象中的谣言到底是什么样子?阿诺`施密特称A·Paul Weber是“我们最伟大的新版画家”,而这幅《谣言》是“达·芬奇之后最好的讽喻画”。 据说这幅画有很多类似的版本,最早的雏形产生于1943年,那时候德国的关键词是“第三帝国”。总的来说,谣言身躯庞大,面目丑陋,有大眼睛长鼻子高高竖起的耳朵,这是其完成窥视刺探的必备工具;其次,谣言的庞大身躯来自相互隔离但结构相同的廉价屋中无数面目不清之人的齐心合力,“许多不同的人讲述着同一件事。他们通过说同一件事成为一个组成成分不同时出现的多数。谣言的传播手段听传正是以这种别人在空间上的不在场为基础的。”这代表了一直以来人们对于谣言的感性认识。
       事实上,fama这个词在拉丁语中有两个意思。在空间层面上,它指得是消息、流言;而在时间层面上,它则是指消息在人们心中引起的联想,也就是“名声”。名声持续的时间是相对的:“在一阵嘈杂之后法玛便安静下来,英雄和二流子一样都会被遗忘。”在古典时代,法玛作为谣言的意义占据了中心地位,法玛成了谣言女神的名称。
       在《埃涅阿斯纪》中,维吉尔所描述的那个接受破坏埃涅阿斯和狄多女王美好恋情的法玛,完成自己的任务干净利落,如维吉尔所写:
       “她由于灵活而强大,在行走间获得力量,
       先像恐惧一样渺小,随后便长得直冲云霄,
       她大步走来,头顶在云朵中。
       人们说,大地母亲正是因为恼怒诸神,
       才为恩喀拉杜斯和克俄乌斯生下了这个妹妹,
       她走路迅速,生着灵巧的双翼,真是个怪物,
       可怕又巨大,身上长着羽毛无数,
       羽毛下仿佛奇迹般,有着许多警惕的眼睛,
       还有那许多舌头,说着话的嘴和偷听的耳朵。”
       诚如维吉尔所描述的,在《埃涅阿斯纪》之后知道文艺复兴时代之前,这段描述一直是谣言女神的标准像。走得快,长着翅膀,有羽毛,羽毛之下满是眼睛、舌头和耳朵,长着马蹄,手指有时候会冒火,面目丑陋。虽然其后一直到如今,法玛仍然是对谣言的恰如其分的指涉。但是,在文艺复兴之后,法玛迎来了一个树立自身全新形象的良好机会,她成了欧洲绘画中一个固定的比喻,出现在印刷品、版画和传单上。她通常宣告胜利的消息,更多时候她本来在拉丁语中时间层面上的意义占据了绝对上风,她代表着名声,并且通常是好名声,也就是荣誉。这时候,谣言女神的形象不再像以前那么丑陋,1586年亨德里克·戈尔茨乌斯所作的版画《谣言女神和历史女神》成为女神新形象的代表。
       画中下部的是历史女神,废墟、坟墓、骷髅代表得是时间和过去,女神的左腿膝以下部分插在一个地洞,象征历史植根于坚实的大地。(流言、神话如同泥沼,历史应该尽量避免之,甚至是那些看上去像事实其实只不过是再阐释的东西。历史在泥沼中是站立不稳的,只有在事实的基础上才能具有切实的意义。)女神旁边的鹿象征着大自然的循环,而历史女神上方飞舞的则是谣言女神的身影。她仍然有翅膀,翅膀上仍然有眼睛等各种小饰物,但是她手中的两只长号意味着她身份和地位乃至象征意义的巨大变化。在许多作品中,谣言女神手中的两只长号,一只颜色亮,代表好名声;另一只颜色暗淡,代表坏名声。当谣言女神吹响代表好名声的长号之时,她已经成功转型为荣誉女神。好名声依靠道德才能实现,能否将自己的好名声写入汗青,取得永久性的荣誉完全取决于女神的长号要为你鼓吹多久。历史女神的左手中举着一团火,火中升起一只凤凰,凤凰是不死重生的象征。什么能够对抗死亡,图中的石墩上刻着:“任何事都逃不过死亡,只有道德能与它抗衡,成为不会消失的力量永存后世。”法玛,漂浮在历史女神上空的谣言女神,这时候完全成了根本的伦理原则。当谣言女神,不,应该称之为“法玛女神”成为名声和荣誉的象征的时候,谣言中所谓的“有人说”的“有人”缺席了,听传系统中出现了一大片空阔地带,一片空白。谁来取代法玛女神,继续表达人们心目中对于谣言的理解呢?
       其他一些比喻性人物接替了谣言女神的特征和功能,在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开始象征谣言和听传,他们是谣言女神的替身。拉伯雷曾经描述过一个模样奇特的驼背小老头,他叫“听传”:“他的嘴一直咧到耳朵根,嘴里有7根舌头,每根舌头又有7个分叉。他同时用这7根舌头说着完全不同的语言和事情,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头上和身上其他地方一样长满耳朵,和阿尔戈斯的眼睛一样众多,另外他还又瞎又瘸。”看起来这个残废的老人不能眼观四面,也不能奔跑如风,作为谣言的代言人可能威力大减,但是,在他周围有无数男男女女,“听传”通过他的这些崇拜者将自己的能量如同涟漪一般无休止的扩散开去。17世纪初,Cesare Ripa写了一本《圣像学》,这本大纲式的书籍内容广泛,书中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作家和雕塑家收集了古典神话方面的内容,所以这本丰富的神话大纲成为当时一个重要的圣像档案。卢默(Rumor)出现了。
       “卢默代表危险,这个词是骚乱的象征和概念,它不光指以潜在或紧急讯息的身份出现的谣言,同时也表示个别说话人和传播者出现在某个地方并聚成一群的时候会出现的情况。”而这时候的法玛女神,牵着飞马帕伽索斯,这匹飞马被视为消息与速度的象征,法玛女神科阿拉(Fama Chiara)专职象征好名声了。古典时代对谣言不同层面的描述,终于在文艺复兴时代被转化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物,这避免了法玛女神精神分裂,也使得后来的人终于可以专心致志对付卢默这个坏家伙。对于Rumor的机理的分析,控制措施的研究,在一次世界大战将1917年变成一个新古典时期的时候,迎来了全新高潮。
  •     挺多插图,从fama到rumor
  •     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个人觉得比较干涩,不好看。
  •     论文用书,时间关系,看了前面很少部分
  •     谣言永远是一把双刃剑。
  •     是一本可以因为名字而引起阅读兴趣的书,可以了解一下发展???
  •     这个,不是借口。:)现在去补吧,不会亏。:)
  •     虽然视角很新颖,但是讲谣言讲得好深。不是很好读的书。后两章比较好看,和中国的许多现状都可以联系起来。特色是,配有很多插图,从各个角度阐述了谣言的意象。总的还说很复合欧洲人的论述风格,最适合喜欢研究舆论的朋友啦!
  •       这本《谣言女神》,完成了一个似乎不大可能的进行的任务:对谣言的研究。不大可能的原因来自于谣言的一个重要特点:听口相传,不流形迹。按照作者诺伊鲍尔的考证,谣言女神的原名叫作FAMA,这个拉丁词的意思比较复杂,既包括名誉,公众看法,也包括流言蜚语,谣言,好的名声和不好的名声都有,既指消息本身,也指“消息在人心中引起的联想”。她的具体形象,端的是举世无匹,骇人听闻,可以用伟大诗人维吉尔的诗歌来形容:
      
       “她走路迅速,生着灵巧的双翼,真是个怪物,
       可怕又巨大,身上长着羽毛无数
       羽毛下仿佛奇迹般,有许多警惕的眼睛,
       还有那许多舌头,说这话的嘴和偷听的耳朵。”
      
       似乎所有的研究都会从古希腊的著名故事说起,本书就是例证,这个故事被多次用来教育人们:不得妄传听言。故事发生在公元前413年10月,一名在雅典港口讨生计的理发师急急忙忙奔入雅典城,去发布雅典海军全军覆没的消息。战争是人们所关心的,但是这个传播凶信的人,却不为人们所信任,可怜的理发师不能让人们相信他的话。雅典的理发师原本就好搬弄是非,何况他又不能证明这个消息,甚至忘了是谁告诉他的。理发室里人来人往,他早就习惯了人云亦云,虽然历史证明这次他说的是真话,但是他选择了错误的时间,地点,以及主题。愤怒的人们将理发师绑在车轮上,一直折腾到消息被确证为止。得到正式消息的人们四散开来,着急奔丧去了,只剩下可怜的理发师仍然缚在烈日下,他也许在想今天霉运由何而来,甚至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诺伊鲍尔在千年之后往回观望,目光落在那个理发师身上的时候,明白了谣言的一些特征。他觉得理发师倒霉就倒霉在没能确证消息的来源,因而被人当作了谣言传播者,假如他能够说出是谁说的这件事情,也许后果就完全不一样了。说出听传来源的理发师,不过是消息传播的一个环节,“某某人说过”这样的词,完全可以将传播人——当然也包括我们可怜的理发师——保护的毫发无损。
      
       无论是在雅典还是在今天,言说者都可以轻易地用“别人说过”来将自己隐藏在谣言女神的羽翼之下,而谣言的确证可以通过“大家都说过了”来进行。这是谣言的一个重要特征,它可以将自己保护很好而且造成巨大的伤害。我在书中见到的一个谣言女神的形象,就是全身铠甲上披满武器,正欲搭弓射箭。其他的则大多举着长号,随时准备大吹特吹。谣言的来源都是别人,发生地都是遥远的未知地,或是古代不可见的海上,或是现代不可见的工业系统,而内容都是与日常生活相关的。比如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最近在印度的农药事件,尽管两家公司都不断辟谣,但是印度人还是将信将疑。我相信这绝对是谣言,因为类似的故事,在美国已经传了将近半个世纪了,只不过主角由农药换成了小老鼠。
      
       汽水公司或许会因此失去印度的市场,这也毫不奇怪,因为谣言的杀伤力实在可怕。这种可怕来自于日常生活与秩序的确定性与。诺伊鲍尔甚至声称,“谣言是国家权力的敌人,秩序的对头。”所以两次世界大战的重要一部分,就是双方相互的宣传,美国也曾经为消除谣言,专门设立过“谣言诊所”。近代哲学与社会学对于日常生活的研究,已经开始关注到这一点。具体说,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是有一定秩序的,这样我们才能够每天按照规则来从容面对这个世界。如果有人告诉你,每天你习以为常的事物忽然不再是那个样子,而是某种异类,这绝对是一个刺激而恐怖的事情。而且这种刺激与恐怖也几乎适用于每一个人,因为日常生活几乎都是一样的,我们喝着同样的可乐,看着同样的电视,吃着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蔬菜水果大米,乃至调味品等等。这就使得谣言的传播如御风而行,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会成为全国皆知的秘密。而且谣言距离始发地越远,也就传播得越发顽固。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就是谣言内容的绝佳例子。当然,载体也可以是电脑屏幕,因为谣言的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会随着传播地点情景的不同而删减和增加适当的内容。
      
       如此我们可以来看诺伊鲍尔的谣言定义了,它是“人们所描述的那种随历史发展而变化的习俗,可以是截然不同的各种现象...还是在某一群体中以听传或类似的交际方式传播的信息。”它是一种人类不可避免的疾病,套用一句电影台词,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谣言,尤其在现代陌生的城市社会。版画家保尔-韦伯的名作《谣言》就描述了这种场景:无数的头和面孔组成的巨大怪兽飘行于城市间的高楼大厦,而且越来越多的头和面孔正在加入它的身躯,怪兽面貌可憎,气势汹汹——看,它来了!
      
      
      
  •     谢谢你的资料。
    不过不好意思,这篇文章是应急稿。报纸要,就赶出来了。我自己不是做这方面研究的,呵呵。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