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宗教 > 伦理学 >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2008-07
ISBN:9787100056496
作者:[英]艾伦·麦克法兰
页数:323页

章节摘录

  现在让我们检视英格兰的证据。在长达两个世纪的时间里平均人口一直保持五百多万,而且地区之间比照分明,贵族、士绅、中间阶层及贫民之间也差别显著,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我们只可能简要地取样,同时参考前人的研究。应该强调,英格兰的富人和大城镇居民也许与我们将要讨论的模式极为不同,此外,随着时间与空间的迁移,情况也曾发生过可观的变化。况且本章也只能比较充分地讨论前述少数几条“农民”标准,而不可能更多。若欲为本书将要追求的命题加强证据,只能有待未来的研究。但是,尽管限制良多,似乎仍有可能对以下问题提供一个坚实的答案:英格兰不论在16世纪抑或17世纪,是一个要么相似于“经典的”农民阶层、要么相似于“西欧的”农民阶层的“农民”社会吗?  我们不妨由近及远、由内及外地着手研究一些个人和作品。埃塞克斯郡厄尔斯科恩的教区牧师[1]写了一部日记,它被保存至今,并得以出版和研究。

编辑推荐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作者陈述了一种意见:对于英格兰的历史,一直存在着一种根本误读,并由此而影响了对于英国和美国现代社会的理解,也影响了关于工业化前提的当前理论。

书籍目录

1.农民社会的性质
2.农民社会何时在英格兰终止:马克思、韦伯及诸史家
3.16—17世纪英格兰的经济与社会
4.1350—1750年英格兰的财产所有权
5.1200—1349年英格兰的财产所有权
6.13—15世纪英格兰的经济与社会
7.透视英格兰
8.若干寓意

原始资料一览
索引
引用书目表
地名对照表

前言

  这是一本自动写成的书。我原计划利用宝贵的一学期研究休1假,将已经收集到的一大批资料集中起来,写成一个完全不同的题目。不料我发现无法落笔,除非我在心中首先廓清一个问题:英格兰在工业革命以前的几个世纪中,究竟是怎样一种社会。我打算就此写出短短的两篇文章,即继续先前的计划。文章倒是写成了,1但是写作过程中的发现使我深感兴趣,我便欲罢不能了。此刻,本书已经杀青,不难看出,我当初觉得必须拓宽研究范围是不无理由的。  当我首次从事研究,撰写一本关于都铎和斯图亚特时代英格兰巫术的书时,我的写作思路谨守了我在

内容概要

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 1941-),剑桥大学国王学院院士,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院士,皇家人类学会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关注现代世界诸起源及特性之比较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历史、法律史、历史人口统计、人类学、社会学、计算和视觉媒体。研究对象覆盖三大文化区域:西欧、喜马拉雅地区。著有《都铎和斯图亚特王朝英国的巫术》、《历史共同体的重建》、《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给莉莉的信:关于世界之道》、《日本镜中行》等。

作者简介

这是一本自动写成的书。我原计划利用宝贵的一学期研究休假,将已经收集到的一大批资料集中起来,写成一个完全不同的题目。不料我发现无法落笔,除非我在心中首先廓清一个问题:英格兰在工业革命以前的几个世纪中,究竟是怎样一种社会。我打算就此写出短短的两篇文章,即继续先前的计划。文章倒是写成了,但是写作过程中的发现使我深感兴趣,我便欲罢不能了。此刻,本书已经杀青,不难看出,我当初觉得必须拓宽研究范围是不无理由的。
当我首次从事研究,撰写一本关于都铎和斯图亚特时代英格兰巫术的书时,我的写作思路谨守了我在牛津大学读历史学位期间获得的一种传统框架。虽然我的第一位导师提出了一些警告,但是出于我对中世纪史、早期现代史以及诸位史学家的既成知识,我已经先人为主地认同了关于英格兰史的一种概观,认为英格兰的历史是一个缓慢而又稳定的经济增长过程,是一个转型的过程:始于一个小规模的“农民”社会,而在16世纪这个“农民”社会逐渐瓦解,最后在其废墟之上诞生了第一个工业化国家。据此,关于巫术指控,我解读为托尼和韦伯所描述的转型在精神和社会方面的伴生物。经济一社会的个人主义,这一全新态度当时正在颠覆以村庄为基础的共同体社会,那些伴生物便是其结果。市场和现金渗入了一度是直接交换的生存社会,经济力量与传统的伦理规范之间便发生了冲突,由此产生了巫术审判当中显而易见的罪孽感和焦虑情绪。这样的解读似乎颇能奏效,所以我十分乐于接受中世纪学家们的阐释,即15世纪以前的英格兰大体上是一个“传统的”社会。然而,这里有两个未解决的重大问题,由于用他们的阐释不能加以解答,我只好当作无法解答的问题,将之搁置一旁了。

图书封面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下载 精选章节试读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6条)

  •     世事纷纭,莫衷一是。时光如离弦之箭,不可回溯,只能在远处默默凝视……读艾伦·麦克法兰《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家庭、财产和社会转型》(The Origins of English Individualism),深切的明白了英国人的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精髓,受益着实匪浅!麦克法兰在《The Origins of English Individualism》一书序言中,着重阐释了个人主义的定义,英国人所遵循已久的传统中的占有性个人主义:个人作为财产(这些财产包括个人的身体、能力以及个人通过能力所获致的一切)的所有者,这样一种身份本身赋予个人自由、独立和平等。麦克法兰通过研究对比波兰、俄国、法国、印度等国农民的境况,说明英人的“农民”早已获得个体的自由与流动,以及私人财产权的确立,土地交易频繁,个体和家庭、土地的关系并不如其他国家联系得那么紧密。他通过农民继承土地和婚姻家庭状况的细致梳理和分析,得出欧洲大陆在文艺复兴以前的农民,是建立在欧洲普遍延续的宗族继承土地的传统,绝大多数的亚洲人和东欧人在中世纪结婚时间要比英国人早(亚洲和东欧女性初婚大致为15、16岁,西北欧女性结婚则大为延后,大概在25岁左右)。就是欧洲流行的“长嗣继承制”,也没有英国传统那么绝对与普遍。这种继承制的优点是由于长嗣不可分割的继承了遗产和土地,非长嗣们必须要独立生存,或从事牧师、律师,或到远离故土的地域甚至是海外经商,或者是成为手工业者、工匠,所以他们的个体独立性和人口流动性远越欧洲大陆国家。这也许是因为英国地处海上孤岛,土地资源并没有欧洲大陆那么丰富,为解决这一难题,兼之盎格鲁-撒克逊人带来的勇气与毅力,使他们更勇于面对个体独立后生活的挑战。据麦克法兰表述,1250年的英国就已经有了发达的市场,发生了人口的大量流动,土地被当作商品,彻底的私人所有权已经确立,出现了可观的地理流动性和社会流动性,农场与家庭已经彻底分离……所有这些都充分证明了Karl Marx、Max Weber等经济理论家所说的英国资本主义发生於1550年或1750年的社会转型年表,不过是他们的没有证据的臆想。马克思希图借英国事例证明他的“封建社会至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的历史决定论,由此可以说是化为泡影……另外,Macaulay T.的“12世纪初英格兰社会的境况尚比今日东方最落后的国家更为悲惨”的断语也不攻自破。1215年大宪章前后的英格兰,已经有了极强的私人财产保障和权利意识,而这一点,虚妄之国至今还有人深陷思维泥淖而不自知。麦克法兰据此得出结论: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产生於英国产业革命之前,并且还是催生了产业革命的因素。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也应运而生。公民社会,或称之为民间社会,是介於国家和个体之间,大批结社和组织构成的民间社会,成为个体精神启端的催化剂。正是基於此,英国延续普通法的传统,着重程序正义的陪审团制度的确立,还有议会政治的早熟,兼之航海大发现后的英国航海事业的发达,海外贸易的发展,都是英伦三岛富强有活力的根源。相较於英国,我们的过往曾是那么令人无语凝噎和荒诞。Individualism被刻意扭曲、污蔑、简化为自我主义、自私心理、利已主义,哈耶克所谓“真个人主义”的真髓在1949-1979年间从来没有在这片虚妄的大陆得到过认真的对待。只是随着城乡二元化的渐次崩溃,人口流动与经济自由的程度,中产阶层意识的萌生,现今的我们才能对Individualism能够正确的对待。然而,人们对源於盎格鲁-撒克逊传统的人身保护、财产自由和言论、信仰、宗教自由所激发的个人主义,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公民社会与Fair Play精神,英国人长期保持的荣誉、绅士、谨严、沉稳的贵族-骑士精神的继承,并没有深入的了解与认知,或者说还是仅存於少数人的个人理性之中。储安平先生在《英国采风录》中曾经描绘了英伦风景极平凡,但乡村生活却极可爱。储先生对英国议会政治、民众个体精神、权利意识、女性教育程度都大加赞赏,而这一切都是Individualism浸润已久的作用和盎格鲁-撒克逊传统之习惯法所致。更重要的是,英人Fair Play精神传达的是团队协作的精髓,这一点也是英人Individualism之贯彻终始的显例。个体在社会中并不呈现原子化倾向,因为ngo和民间社会有相当的个体选择性,既不流於集体主义的窠臼,也不至於在社群中显得过分孤独。言尽於此。对这本书的绍介,这样的表述还是过於简略。时光荏苒,也许今天的思考有不足之处,但我相信,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与自由立兹(liberalism)的理念已深入我的脑海。时日迁延,这种信念会更加确定,不再有怀疑。英伦三岛的独立个体精神,给我以启发与无尽之思……今朝已觅源头处,何日操舟复出游?泛槎广境,海纳百川,朔云终会消散……
  •     麦克法兰的造反作者: 毛丹 原载南方周末 2009年5月21日D23版 我有位修英国史的哥们L君,二十年前在爱丁堡大学做博士后,有回懒散病发作,半开玩笑问导师:要是你只让我读一本书,读哪一本呢?他导师矜持地挑出麦克法兰的《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麦克法兰1978年发表该书时不过是个36岁的讲师,在讲究资历的英国史学界只能算黄口小儿。L君始闻导师之言,自然偷偷跌眼镜,可是翻阅后却为之叹服,压于箱底,暗下决心等到退休没事做时再把它细细译出来,当做自己的代表性译作。没想到,此书去年由商务印书馆组织翻译出来。L君的人生大计划因此泡汤了,可是汉语读者早点读到此书总归是好事。此书说到底是用史料向大理论造反,用清晰的结构和表述向大人物们造反。所以,行文虽然平实,其实无比刺激。它要廓清一个问题:从1066年威廉入侵到18世纪工业革命之前的英格兰究竟是怎么样的社会。其结论直接挑战的是由麦考莱、马克思、韦伯、托尼、布洛赫等一大批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的一致看法:老牌正宗的资本主义英格兰“始于一个小规模的‘农民’社会,而在16世纪这个‘农民’社会逐渐瓦解,最后在其废墟上诞生了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而且,大多数人都愿意以英格兰史为最典型案例,阐释资本主义经济的历程与特征、现代社会与政治的特性,以及各种与现代性、现代化有关的大理论,以至于其他国家的资本主义历程正常与否,似乎都是相对于英格兰而言的。麦克法兰却声称:自己从未蓄意怀疑史家大论,只是史料读着读着,不得不说成见难以成立。在他那个年代,关于东欧农民社会的研究成果最为系统丰厚,而且东欧农民社会被很多人视为农民社会的典型代表,其主要特征包括:农户既是农民的财产所有单位,也是农民的生产、消费的单位,土地作为主要财产也由家庭共有,缺乏私人的财产权和财产权观念,缺乏现金、本地市场以及农民地理流动;大多数家户的结构相似,有相同的(父)“家长制”权威模式,子女与妇女的地位卑下;农民们还以强大的亲属纽带、熟人纽带,组成村庄之类的地方共同体,但是一大批同质性很强的地方共同体又彼此敌对、各守一方。麦克法兰说:若以此为农民社会的范本,那么,他所发现的12世纪以来的历史人物日记、英格兰一些教区资料、其他学者的各种地方性专题研究、法庭文书、外国人的游记等等,都表明13世纪以来的英格兰从来不是一个农民社会。英格兰不仅较其他许多社会要富裕得多,而且英格兰村民不是以所谓村庄共同体为社会基础,亲属关系、亲属团体比较而言都不是很重要。它是一个以占有性个人主义(案:指个人主义在私有财产权等个人权利中的表现)为特征的社会,其表征是:首先,个人主义的市场化社会,导致非同寻常的富足,而且财富广泛地分布于全民。其次,社会流动性极大,流动的基础是财富而非血缘;同时在职业群体之间、城乡之间、社会阶层之间,几乎没有牢不可破的永久屏障。最后,法律之中包含着强烈个人主义意识,并体现为个人权利的概念,体现为思想和宗教方面的独立与自由。他因此提出:“既然英格兰不是一个农民社会,它自然不曾发生马克思和韦伯提出的那种转型,即:大约在15世纪,从农民社会转变为资本主义社会;同时,既然英格兰的社会性质自13世纪以来是一以贯之,自然也不曾发生麦考莱提出的那种社会进化。”英格兰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它的历史具有长期的连贯性,还在于它将个人置于经济、伦理及政治制度的中心。此书显然抱着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的历史学态度,所以,关于占有性个人主义与12世纪以前英格兰社会是什么关系,资本主义在英格兰的发生史怎么看,怎样提供新的社会变迁理论,英格兰的独特性是否意味着资本主义只是基于地方传统的地方性现象,这类问题都被存而不论了。对第一个问题不作解释,纯粹是因为英格兰12世纪前的社会史资料几乎没什么保存下来。可它显然是反书!难怪它问世后激起了一场论战或者说主要是訾议,英美各地陆续刊载了五十多篇评论,其中讥刺批评居多。按说,史学界年轻人企图造反成名者,代有人出,老辈人最使坏的办法就是当没看见,让他自生自灭。这回对麦克法兰大动干戈,多半是因为这本书虽然无力提出关于社会变迁的替代理论,但是直接威胁到了通行大理论和基本史观的基石。好比有些军事小说玄乎乎地说每座桥梁有一两个关键部位,炸这个地方,整个桥就一下塌了。麦克法兰瞅准的不就是这些部位吗?大家不急也不行啊!对于此书,后来三十年除了作者本人时不时提出一些辩解,英国史学界似乎再没有什么像样的讨论,这本书好像就这么过去了。可是L君导师的推荐,分明显示英国史学界其实从来不曾忘却这本书对大家、大理论的冒犯,只是苦于没法找到真正有力的反面史料,可以大规模地否定麦克法兰的造反。这倒不是说此书没有毛病。例如,稍晚一些时候农民研究权威沙宁教授在修订《农民与农民社会读本》时对农民作了小心定义,提出常规特征(家庭农场作为各种单位和社会组织的基础、土地经营是主要生计、与小型乡村共同体相联系的特殊农民文化模式、小农处于弱者地位并使用弱者的反抗武器等等),边界与变化以及特别类型(例如农业工人、与经营土地为主要生计者不同的农场主、与村庄及村庄文化疏离的农民、不完全受国家或市场掌控的农民社区等等)以及影响农民和农民社会的一些当代要素。沙宁等人的工作显现了东欧农民社会只是常规类型之一。又如,此书有个潜台词:农户与村庄之类的地方共同体,既与私人财产权观念不相容,更与资本主义需要的劳动力个体化不相容。可是英格兰之外许多国家和地区关于农村农业农民合作进市场的道路,或许说明农民个体化仅仅是资本期待的方式,家庭、合作社、村庄共同体与私有财产权的关系也并非作者理解的那么简单不相容。从论证方式言,本书的论证既未采用人类学的个案材料联贯性的呈现,也无力采取历史学大规模数据说明或大面积连续材料的呈现,有以零碎材料论证大问题之嫌。但是话说回来,历史学要讲证据的,你找不到有力的反证据,你就算老大不喜欢麦克法兰的结论也只好忍着。英国史界忍着,所以英国史界可爱。其实,它就这样横在那里,其他借英格兰说理论者装没看见是不对的。还有两点要提一下:一、本书的中文译者在英国史方面很专业,并且写了大半篇很好的译后记细解当年的争论,可是意犹未尽,又花了小半篇抒发个人主义之于社会的重要。我觉得这议论离百多年前密尔的高论挺远,离麦克法兰的意思也不很近,对现代社会中个人被集合到各种组织中难以个人化的复杂情况更是罔视,颇有点说话收不住的味道。二、青年麦克法兰似乎也擅长不动声色的英式幽默——说到英格兰巫术与大陆的差异之一,他说发现“英格兰明显缺失‘性’的动机,不存在男淫妖、女淫妖……英格兰的巫术很端庄”;基于很多人类学家的理论是“乱伦是全人类共有恐惧”,他导师曾建议他查看史料,弄清乱伦恐惧在英格兰的表现,结果他发现“英格兰几乎全然不存在对乱伦的憎恶感。英格兰人与众不同,似乎自古以来就不操心乱伦问题”,这一点促使他深思英格兰与其他农民社会的不同;通常认为中世纪妇女没有社会地位,可是13世纪的英国妇女实际上却头头是道地独自上法庭投诉,等等。这些文字读来真是令人难以忍俊,不由得要想:如果幽默是机智和才情泛滥的表现,一个好的历史学家还真是少它不得。【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28676
  •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是一部非常值得称道的著作,是一项令人瞩目的智力成就。它以不大的篇幅,给一个恢宏的主题带来了极大的变化。——英国《听众》杂志《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始终贯穿着究诘的精神,它不仅试图确立某些新的理论基础,实际上还试图清楚史学领域最近几十年树立的某些伪上层建筑。在作者成长为一个极其活跃、极富自我批判精神的当代历史学家的过程中,从多方面看,这本书无疑代表作一个至关重要的阶段。······文笔犀利而明晰,可读性很强。——英国《新政治家》周刊这是一部将会引起讨论的重要著作。······作者以宏大的气魄和鲜活的笔触,将他那抽丝剥茧般的叙述注入读者的心田。假如他果真赢得了本书似乎呼之欲出的一场论战,我们对社会史的整体看法,尤其是对英国社会史的看法,就不得不彻底改观。——英国《新社会》杂志本书将激发人们的研究与思考,而不是强加给人们一种新的正统观念。大胆的破旧与审慎的质疑相结合,使本书读来新颖而有趣,这是其他近期英国史学著作无法比拟的。它犹如一阵令人神清气爽的清新之风。——英国《历史》杂志

精彩短评 (总计50条)

  •     除了分析有说服力之外,印象深的包括作者的谦逊。至于在12世纪时就给英国带来超过欧洲大陆的财富和自由的个人主义从哪里来,他说“那要到日耳曼南部的丛林里去找。“
  •     老板说,要连续读5遍。
  •     没有半点阅读的愉悦,但也佩服作者的知识储备
  •     虽然有点难读,但结论很让人吃惊!
  •     重读~
  •     我竟然读完了。
  •     简单来讲,就是物质决定意识。至于何以产生这种物质,未解
  •     学术性文集体,严肃的论证和详实的史料令人无比敬佩
  •     本书作者用大量或许具有争议的档案资料来论证,早在十三世纪时期,资本主义社会所需的社会结构在英格兰便已经出现,尽管他无法证明这种社会结构,即本书所强调的个人主义是何时出现于英格兰的,但他确实证伪了马克思主义所谓的封建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存在突兀的断裂,反倒表明资本主义不过是(英伦)封建主义的某种变形。来自中国的读者在阅读他三十年后的讲座集《现代世界的诞生》时,最好与本书两相参照,在我看来,我的友邻小p对后一本书的批评是不公正的,因为他所认为麦克法兰忽略的地方其实早在此书里就有提到,或许正因此麦克法兰在北大讲座上认为没必要再重复一遍,而是尽可能阐述自己的新观念,补足其中的枝节。
  •     讨论范围:继承方式与土地所有制形式,土地流转,女性财产权,雇工,地理流动,婚姻的覆盖群体与初婚年龄,世系家庭的完整性,现金与市场。成就:将转型从16c提前到至少13c,但是起源的时间与内容仍未被确认。
  •     个人经济的逐渐独立造就个人主义的兴起。
  •     认为麦克法兰的《现代世界的诞生》欠缺证明的可以看看这本,全都是个人主义源于英国最早脱出农民社会的证明(法制与继承法),管可秾的译后记也很值得一看,里面对哈耶克的引用蛮有意思的。今日又想到《简·爱》里的罗切斯特不就是长嗣继承制的反例吗?他不是长子没有继承,但学历给了他找到好妻家的机会。
  •     本书批的马克思、韦伯等一票人,评论里不怀好意的全都甩给了马克思。其实作者在最后一章里说得明白极了:“案例的不当至少对于马克思而言影响不大,如果最终证明马克思在英格兰这个具体案例上是不正确的,他的大论点也不一定就此失效”。(中译本第253页)
  •     不知怎的就炒地皮把全世界炒成了现代~
  •     个人主义与现代化
  •     传说如果只看一本关于英国历史的书,那就看这本。
  •     英国12世纪左右就发展处个人主义的苗头,对女性权益的保障世界一流。人民富庶,自傲。因为对资本的无限渴求而到处扩张。因为人少而努力发展非人力机器,工业革命发源于此不是偶然。
  •     对于马克思和韦伯奠定的农业社会/土地经济/家户产权到工业社会/货币经济/私人产权的社会转型发展的历史基本框架的巨大颠覆,也是第三世界现代化工业化,走资本主义倾向的极佳参照系经验系。极不枯燥
  •     从经济维度看个人主义起源,赞同
  •     作者矛头指向的那两个马克思,在研究国家的法律、经济和政治的时候,叙事出了一种历史进步的图景。其实无疑也是在探索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发生问题。作者的举证说明了他们刻画图景时叙事时间的安排不当,导致对整个历史的深深误解,和对”农民社会“这一范式的使用不当。然而,麦克法兰只是提出了”个人主义“以及与其密切联系的现代生活之起源要更为细致地来对待,上述研究者们在研究方式和材料收集上的不当,然而他们的研究意图仍然是类似的。所以,现代国家究竟怎么诞生的呢...我还得再看他另一本书...让我去哭一会...
  •     这是在看逻辑思维的时候作者推荐的一本关于现代社会起源的书,对于现代社会史的理解很有帮助
  •     麦克法兰算是给给学术界注入了强心剂,虽然作者的立论和研究方法颇受争议,其从原始出料出发,敢于反对传统马克思韦伯史学而提出己见值得肯定。
  •     视角独特。(中间略无趣,剩下的很颠覆)。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之间的区别在此书中很好地体现出来。
  •     英格兰是世界的良心
  •     非常细致用功的著作。方法上很有示范的可能。虽然称不上绝对经典,但值得一读。另外,中国类似的状况可以依靠文本的考究推到更早以前么?然后后来又如何了呢?宋代的情况是一个很可考究的范围,但是,然后呢?
  •     完美展示了社会基础和政治结构互相作用的方式,告诉我们——应该接受什么,可以改变什么,怎样改变。
  •     标准的博士论文结构。
  •     书中描述的东欧农民社会的表征和乡土中国中的叙述非常相似,很让人吃惊。另外,本书也通过家庭产权和私人产权的对比,让人对私有产权有了更深的理解。作者把话讲得很清楚,翻译也很好。
  •     角度特别!
  •     破冰一般的见解
  •     资料翔实,论证有待细究,不过资料的罗列对未来有好处。
  •     真心不明白这种争论有什么意义,毫无科学性,牛逼的人不会婆婆妈妈的争来争去,而是建构自己的理论,而次一等的就研究他们时不时有点新的想法,在次一等的就是这种就着这些伟大的理论成天吵
  •     不是很深奥!
  •     马克思:“让我来告诉你们吧,历史是你们创造的!” 麦克法兰:“这还用你告诉?”
  •     1 电子书
  •     细节可观,整体来看忽略的变量太多。
  •     至少财产权方面还是可以用到的。。看了一节视频,麦克法兰先生真是个可爱有趣的老头儿啊。。虽然读第一本书时真的没好感来着。。
  •     真应该一上来就读这本 哭
  •     英文第一版,对有些关于土地的名词和制度不太明白~不过完全颠覆我对个人主义起源的认识。非常好奇中国古代的土地制度是什么样子,感觉也并非完全的peasants
  •     其实,并没有讨论起源问题
  •     艾伦·麦克法兰通过农民继承土地和婚姻家庭状况的细致梳理和分析,充分证明了Karl Marx、Max Weber等经济理论家所说的英国资本主义发生於1550年或1750年的社会转型年表,不过是他们的没有证据的臆想。马克思希图借英国事例证明他的“封建社会至资本主义社会的过渡”的历史决定论,由此可以说是化为泡影……另外,Macaulay T.的“12世纪初英格兰社会的境况尚比今日东方最落后的国家更为悲惨”的断语也不攻自破。1215年大宪章前后的英格兰,已经有了极强的私人财产保障和权利意识,而这一点,虚妄之国至今还有人深陷思维泥淖而不自知。
  •     话说管可秾是麦克法兰的御用翻译么
  •     追溯13世纪英国若干教区租册、法院案卷、账簿等,驳斥了“从农业社会过渡到工业社会”这一在19世纪奠定的进化论思维模式。作者认为1250年英格兰的资本主义程度并不下于1550或1770年(P 254),因而指出了现代个人主义于15、16世纪脱胎于集体主义的老式社会的思维惯性漏洞。但缺陷也十分明显,诚如其在跋中所说:未找到英国个人主义起源的根子。
  •     若仅以金科玉律的线性来阐释历史,那一定是在发明历史。如果说门格尔曾使马克思在经济学里噤言,那作者这本书则用非常丰富的史料证明了马克思的社会形态规律是在胡扯,从13世纪开始,英格兰人在“封建时代”早就过足了资本主义个人主义的瘾。
  •     有必要再多读几遍
  •     英国的个人主义源于13世纪,我们开始迎来开放社会刚刚几十年。
  •     不愧是商务的,各种看不下去
  •     真的只看到延续性……变革呢?被吃了?!
  •     内容巨厚实,纯干货啊。
  •     应该翻译为“英格兰个人主义的起源”。还是挺颠覆我的前见的。制度上不存在早期现代的大分流,英格兰在中世纪就已经异于其他整个世界。麦克法兰还提出中世纪英格兰的人均收入就已经远超欧陆,但没有太展开讲,其实对这个点比较感兴趣,证据硬的话之前读过的经济史里产出上的大分流也可以抛进垃圾堆了。
 

军事,图形图像/视频,娛樂時尚,财政税收,地方史志,小学一年级,建筑科学,高考PDF图书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